多么好的下午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孔 银 姣 时间:2015-08-19 12: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1
  
  休息日的下午,我安静地站在阳台上,微风吹起帘子,久雨初停。墙外的菜地里,白菜长出茁壮的苔,开着细小的黄花,每一缕光亮里都透露着春的气息。欢快地飞翔的鸟,风和花蕾,泥石和小草,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虫子,都与我一起共同经过这个春天的下午———生命,就是一次经过。
  
  桃花还没有开,但我知道这个下午桃花正在花蕾里悄悄孕育,桃叶正从树枝里紧赶慢赶,它们很快就会到达目的地,只是那时也许我不会站在这儿想着它们。能想到桃叶和桃花需要一种心境,人大部分时候目光是空洞的,有些天天见到的东西,你却并不能准确说出它们的形状,视而不见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常态。
  
  天空有厚厚的云层,灰蒙蒙的,天空一点儿也不明净,这样一点儿也不明净的天空,并不能影响这个下午的美好,我还是暗自笑了,一只麻雀在我头顶的雨蓬上跳跃着,它的心情不会和我一样,它在想什么我不想知道,就是想知道也无法知道,也只能是猜想或把我的意思强加给它。
  
  我之所以认为这个下午格外美好,是因为我可以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悠闲,不必应酬,也不必强迫自己去做任何事情,就站在阳台上望着天空,让思绪自由驰骋,设计着在哪一个休息日去看一位朋友,哪一个休息日去看望母亲,我还要美美地睡上一觉。
  
  青天白日赖在床上睡觉,母亲会觉得是种罪过。可是我没有负罪感,我安详而平静。每个人身处的环境和生存状态,决定着他对时间的价值观念,鲁迅说“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鲁迅成就了自己的伟大,流芳百世。但同样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劳作上的我的母亲却默默无闻。我的母亲,一个只认识土地的人,她只把自己的时间用在土地上,思考着在棉花尚在结桃时,在它的根部套种油菜,圈里的哪头猪仔可以发展成母猪,让它子孙满圈。思考着怎样让我们带到学校去的罐头瓶子里下星期不带重复的菜,把咸萝卜干变成白菜丝或黄豆酱。
  
  2
  
  我从睡梦中醒来,不知道是早晨还是下午,房间里昏暗一片,当逐渐清晰地忆起这是下午时,就仔细回忆梦中的情景。母亲从来没有在白天睡觉的习惯,她的每一个白天都是与劳作绑在一起,疲倦就是一根看不见的绳索,紧紧地勒着母亲。绳索的另一头系着时光,疲倦和时光一左一右死劲地勒住母亲,勒尽了母亲的血,使母亲日渐憔悴和枯槁。
  
  有一个下午现在想来是多么美好,可是我却一直诅咒着它。我至今不知道我勤劳的母亲那天下午为何会从十里外的舅母家挑来那担萝卜菜。难道自己家里没种萝卜菜吗?那一担萝卜菜沉沉地压着我少年的梦想,我少年时代所有的梦想不外乎要摔掉那条沉重的扁担。那个下午与我和母亲一起同行的还有我的堂婶,我们三个人轮流挑着那担萝卜菜,那是满满的一担,两只竹稻箩,扁担是那种弯弯的柳树扁担,一色的鸭蛋大的白萝卜上连着绿色的萝卜缨子。真是长路无轻担,我们翻过几座山头又走过几条田坝,那条路却怎么也走不到头,我只挑三脚就要歇下来,母亲和堂婶也感到吃力,轮流着挑,走几百步就要歇一下,挑到后来实在挑不动了,母亲咬着牙,把背弯成弓字形,让扁担的压力从肩膀分一部分给后背,受压的面积增大一些,承受的力量就会大一些。
  
  后来我知道了母亲就是用那种方法承载着生命中不能承载之重。我的那位堂婶大概是没有母亲那样的智慧和韧劲,她在中年的时候就被生活压垮了,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那个下午我曾暗暗发誓,一定要设法摆脱那条沉重的扁担。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有形的扁担是已经摆脱了,无形的扁担却是与生俱来的,谁也摆脱不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下午是多么好,母亲穿着红线衣,母亲挺拔的身材,堂婶红润润的笑脸,阳光照在河面上,河水里我甩的萝卜菜随水漂流。
  
  3
  
  还有一个下午在我的生命中刻上了一道深深的伤痕,我童年的伙伴我的堂姑,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被村里的人用竹床抬上了开往省城医院的汽车,就再也没有回来,我没有想到那个下午会成为我们的永诀。那个下午我拉着她的手,我抚弄着她黑如墨漆的头发,我把她的手放在掌心里反复地搓揉,我看着她忧郁的眼睛,她忧郁的眼睛在那个下午燃烧着欲望的火焰。我们从小玩到大,我们白天一起上学,晚上一起睡觉,我曾以为我们可以那样一直到老。
  
  那一年她读高三。我当时不知道那个下午过后我不能再见到她,如果知道,我会让那个下午停住,我会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在我的生命中消失。后来我无数次在睡梦中看见她死在我的怀里,我无数次做同样的梦,她死的时候十七岁,她的脸在我的梦中像映山红一样盛开。她的死让我知道了什么样的痛叫做撕心裂肺的痛,什么样的悲伤是崁进生命的悲伤,什么样的怀念是永生永世的怀念。生命是多么脆弱和渺小,又是多么高大和莫测。我感到畏惧和疏离,和因无能为力而生出的无边孤寂和绝望。那是多么好的下午啊,我毕竟还能拉住她的手,后来无数个下午我伸出的手都是空空如也,我站在那个下午的影子里和她说话,我无数次声嘶力竭的呼喊都没有回音。
  
  我站在故乡的山岗上,面对着那隆起的土包,我知道那不是她,她已在这个空间中消失,消失在时间的迷津里。我们都是那曾经盛开过的映山红,她开放得太艳丽了,被那只看不见的嫉妒的手,摘走又揉碎,她落入尘埃,化为乌有。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迟和早只不过几十年而已,对于历史我们是一样的,没有区别。但是对于她,对于那些死去的人,对于终年劳作不息的母亲,我们没有权力浪费时光,我们的时光是上天额外的恩赐,我们没有权力在这样美好的春天的下午,不把自己唤醒,不满怀感恩。
请点击更多的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欣赏
上一篇:茶与朋友 下一篇:且说吃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