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缕粥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9 16: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上职高的时候,京城的单位来学校招聘,待遇很好且包食宿,学哥学姐们欣然应聘,回“娘家”时却抱怨,哪是一天三顿饭,早餐只有一杯奶,连口粥都喝不上。哭笑不得的校长“训斥”他们,要适应工作的节奏,也要适应城市的生活,不是喝咱家这口粥才叫吃饭。当时,低年级的我们一听而过,谈不上什么感受。
  
  毕业后,几经周折,我也离开家,飘进了城市,靠一份繁忙的工作来维持生活,当快餐取代了粥的时候,我才明白,妈妈熬的粥一直在我的血液里流。时间如流水,可以冲淡某些记忆,也可以水滴石穿地让某些痕迹刻骨铭心。随着飘泊渐久,我对粥的思念越来越深。
  
  对粥的记忆是从上学的时候开始的。那时候,老师用“凿壁偷光”和“闻鸡起舞”激励我们,一到冬天,上学的日子是早出晚归两头不见太阳的,我和弟弟相继十几年寒窗,妈妈一直早起晚睡地陪着我们,只为让我们在寒冷的晨昏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粥裹腹驱寒。当我们掐着时间,起床洗漱完毕,桌上的粥往往已是热而不烫,匆匆灌下去,顾不上细品滋味,就抓起书包冲出家门。胃里暖了,到了学校,全身都是暧的,和那些跺脚呵手的同学比,当时的自己多幸福啊。只是那种幸福,在今天这种没有粥的日子里才更深切地体会到,不知此时说一声“谢谢妈妈”,施恩不图报的妈妈会不会又流一腮儿的泪水。
  
  记得有一次,妈妈因感冒起晚了,我赌气把方便面推在一边,就去拿书包,一瞥间,我看见妈妈自责的眼神,我逃出家门,愧疚不已。从此后,这样的事再也没发生过,不是我学会了宽容,而是妈妈再也没晚起过。
  
  二十多年,喝了多少粥,数不过来了,只知道妈妈熬的粥随着季节和岁月的变换很自然地换着花样和品种,以至于二十多年,我都没有喝烦喝腻,以至于身在异乡我浓浓的乡情都融化到了粥里。小的时候,粥的种类很少,但就仅仅一种玉米粥,妈妈也可以花样迭出,有时剁点菜熬成咸的,有时抓把枣熬成甜的,再以后,各种各样的米和五颜六色的干果在妈妈的手里熬成了千滋百味的粥。
  
  粥虽千滋百味,熬粥的程序和时间却是不变的。其实,真正闻鸡起舞、披星戴月的是妈妈,一个“熬”字传神地表述了粥是如何诞生的,妈妈的辛苦可想而知。尽管有了新房子,有了炉火,有了液化气,还有了厨房小电器,但妈妈都用不惯,她说那样的粥不好吃。妈妈熬粥依然用大铁锅,灶下烧柴草,加上爸妈上了点年纪,习惯了老屋里的土炕,所以妈妈就那样几十年如一日地早晚熬一锅粥。儿子媳妇要上班,一样是胃里暧了才出家门,晚上热乎乎的炕上已经多了一个聪明的小孙女和一个淘气的小孙子,做了奶奶的妈妈熬了几十年粥,熬粥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时早起会儿,便能看见妈妈熬粥的模样:妈妈坐在板凳上,手里拿着一头燎得黑黑的烧火棍,不紧不慢地把柴草拨进灶堂,火苗一簇簇地跳着,映着妈妈花白的头发和红润的脸堂,妈妈偶尔会对着火苗笑笑,我问妈妈笑什么,妈妈不说话,仍然笑笑,伴着那缕粥香,算是对我的回答……
请点击更多的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欣赏
上一篇:似水流年 下一篇:有感动就快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