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晓梦迷蝴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04 18: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有一种蜕变,从蜻蜓到蝴蝶,是从朴素到奢华。 我叫氐芒,无家。她有一个家,我不知道该称她的另一半为丈夫还是妻子,那是两个女人的妖媚的家;他有一个家,有一个美丽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女儿。 她十六岁生下我,二十六岁和一个女人同居。他二十四岁背判我的母亲,遗弃我。 透明的双翼,翠绿的身体,细细的纹路,蜻蜓是朴素到精致到纯真。我想那如童年。但我已不是儿童,我喜欢蝴蝶,如此华丽又何等脆弱。 一个人住。装厚重的窗帘,抵挡酷烈的阳光。深夜,光脚穿行在空荡的屋子里,会感觉到有些东西穿过身体,路过心脏。疼痛。听见空气流成风在耳边凄凉地唱。活在遗弃中。 江南,丰饶富庶。江边,吟诗作对;山间,把酒言欢。江南第一才子,风光无限。只是家境贫寒。有他,赠衣施银,以得温饱。他和我都是男子,却彼此相爱。虽不能私订终身,却已山盟海誓要到天荒地老。如飞蛾扑火。明知死路一条却还要以身试法。 只有他,能和我月下对饮,指点江山。只有他,嘘寒问暖,体贴周到。 父母之命。青梅竹马。黄道吉日。成亲。怎么办?和他私奔?不行,老父老母以后颜面何存?难道要说我爱他,要和他厮守一生?说不出。接受安排,不再见面。以免牵肠挂肚,徒增惆怅。 今生缘定,只恨苍天弄人,将你我都生为男子。来世,再续前缘。 轻易地,我背叛曾经以生命许下的诺言。如此简单。背叛像利刃划破生命里最华丽的幕布。裸露出最原始的欲望和野心,奇丑无比。现实终究残酷。但不悔当初。 梦中的男子,背叛。我惊醒。何时我能背叛现在的生活,现在的自己。像萨宾娜一样,活在背叛与被背叛的刺激和鲜活中。 向往游刃有余的境界,却总是被挤压,碰撞,沉溺。无法呼吸。在寻找着什么?安逸?幸福?物质?精神?不得而知。 行走在路上,看路人的神色,猜测他们的内心,放肆地看他们的眼睛,是永不厌倦的游戏。阳光刺眼,使我全身灼痛。坐在路边的树荫下,看行色匆匆的路人像水一样流过,不知道剩下什么,带走什么。不知道存在的是什么。 迎面走来一个人,头发遮住双眼,皮肤苍白。直觉那是拥有相同气息的陌生人。像历经艰辛找到失散已久的亲人。欲哭的冲动。我相信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注定有一个要相遇和等待的人。只是遇得到和遇不到,等得到和等不到的区别。我想我遇到和等到了。虽然我们永远无法彼此相识,但擦肩而过的瞬间就是幸福和永恒。我起身,走上前。马路边。呼啸而过的车。温热的液体灼伤我的手指,艳红的痕迹。没有擦肩而过,他在我眼前倒下,永远消失。我的手被打上永远的烙印。直觉的幸福还没来得及触摸就被现实击得灰飞烟灭。 这一刻,我前所未有的恐惧。下一秒,我,我的亲人也许就会死去。我奔跑,长发划动空气,听见风在耳边凄凉的唱。我跑到母亲的住所,使劲地按门铃,没人。奔跑,不停地跑。迈开双退,汗水湿透我的衣衫。一定要找到。体力透支,汗如雨下,感觉我随时会死去。剧烈的运动抽走着我的生命。死也要找到。 陌生的城市,不停地跑。像在无边的旷野,孤独,寂寞。我又梦到那个女孩。一身大汗,像经过一场剧烈的运动。还是新婚燕尔,没想到她也如此娇羞,惹人怜爱。离别在即。进京。赴考。 若不高中誓不还。 京城果然名不虚传。繁华似锦。人山人海。无奇不有。在这里才不枉此生。这里会有我的丰功传业。 一试,落第。再试,名落孙山。 一晃,第九个年头了。妻在家守侯九年,我在京城拼搏九年。这次若再不中,宁愿一死。贡院,藏污纳垢的庄严。撞了一个女子,溅了一身墨汁。赔礼。小姐却是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说不尽的妩媚。尴尬地藏起失礼,匆匆离去。“公子,稍等。”回过身。朱唇轻启:“生生死死,似梦似幻。” “寻寻觅觅,如雾如幕。”信口接道。 “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古云。”婢女走来,递上一方丝绢,两行绢秀的小字“生生死死,似梦似幻。寻寻觅觅,如雾如幕。”放入袖中,有暗香盈袖。 金榜题名,公主下嫁。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再次背叛。九年的妻,九年的等待。我知道,这九年就是妻的一生。面对公主,我只能选择背叛,公主,就是那天巧遇的女子,就是以后登天的梯。 吹吹打打,热闹喧天。我先公主一步到家,劝妻。妻只是看着我微笑,沉默不语。笑魇如花。顺便打听他,得知已弃书从商,富甲一方。 全家都出去迎接,妻说:“我留下来收拾。”安详的笑容,让我放心。挽着公主进门,却看到绚目的景象。妻穿着红嫁衣,脸色红润,白绫悬挂在屋梁上,妻的笑容绽放在白绫上,像盛放的蔷薇。妻以她的方式报复我,背叛我。才懂得女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坚贞。可她的死和她的等待一样,徒劳无功。天下女子都是如此悲哀执着。想笑,容颜难展。想哭,眼泪不流。“厚葬!” 心底,有一道永远的疼痛伤疤,有一个不灭的艳丽身影。 他的背叛何时到头?我的梦何时结束?醒来,晕倒在路边,有驻足的人们,却没有援手。起来,继续奔跑。迷失在熟悉的城市。找不到归家的路,找不到前进的途。只是不停奔跑。哪里是出口? 有一个人拉住我,一个陌生人。他浑身散发的陌生气息很安全。“你在干什么?” “寻找。我妈,我爸,我的家。” 我说,不停地说。把我所有的语言说给一个陌生人。 “我遇到一个直觉上喜欢的人,可他死了。我是不是应该找一个女人共度一生。该隐杀死亚伯。我是不是也可以杀了他们。然后做一只不老不死的吸血鬼……” 天明,醒来。我独自睡在马路边,没有梦到那个高中的男人。 血红的背景,氐芒和古云隔岸对望。这是我,那是我,哪个是我?我是你的梦?你是我的梦?这是什么地方?像繁华的都市,像破败的古都。看不到,什么都没有。这是一座空城。我脚踩的是什么?头顶的是什么?依靠的又是什么?我是悬浮着?沉溺着?人没有了,建筑没有了,空了。都空了。剩下两个模糊的身影,可真是剩下的吗?我可是你的另一种存在?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何为空?何为色?何为生?何为死?何为佛?何为魔?灭亡的可为空?繁华的可为色?存在的可为生?消失的可为死?善良的可为佛?邪恶的可为魔?什么又是界定这一切的标准? 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存在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 蝴蝶梦见自己被刘晋元所救,化为女子彩依前去报恩。刘晋元背叛了彩依。彩依消失了,蝴蝶飞走了。庄子梦见蝴蝶逍遥游。蝴蝶梦中写下《庄子》。李商隐写“庄生晓梦迷蝴蝶。” 请点击更多的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bodog88博狗官网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