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的草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冯 进 进 时间:2015-09-26 12:57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一年中最强烈的阳光,全被铺在院子里的稻禾吸收了。
  
  这些稻禾是用来编褥子的。
  
  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十几天。做成的草褥,其服务年限或者称为寿命,只有一年。像田里的庄稼,一岁枯荣一次。又像野外的风围绕村子,四季冷暖一圈那样,草褥也有轮回。但与从春至冬依次展开的物事和农事不同,晒稻草、编草褥,是在故乡晚稻刚刚栽进田后的溽热的伏天。吸收了伏天阳光的草褥,要在接下来的另一个伏天终结,新生。这种草褥,完全使用刚刚收割后的早稻禾编制而成。至于为何使用早稻禾而不使用晚稻禾,我问过母亲母亲说是早稻禾比晚稻禾茂盛,同时早稻禾收割在伏天,那是一年里阳光最充足的时候。经过伏天阳光暴晒后的早稻禾变得柔软,更具韧性。是的,伏天的阳光被它吸收、储存了,在非常冷的冬天,睡在这样的草褥上,依旧可以闻到阳光温暖的气味。
  
  一年365天,铺在床上的草褥俨然似一只温柔的巴掌,托举着一家人昼憩夜眠,将疲惫的身心轻轻抚慰。在乡下一般人家,床还要充当小孩子玩耍的平台,草褥也要承受更多的负担。往往,一张薄薄的床单遮盖的草褥,被孩子撕扯后的碎末纷纷扬扬地落在床底,原本编织齐整的平面,也出现了厚薄不一的窟窿,不得不用晚稻禾充填其中。也许,从一个伏天走向另一个伏天,一年时光,不是太长,然而,对于一床草褥而言,可能比村里许多人的一生还要漫长。草褥的衰老,好像起于早春时节,母亲望着门外明媚的阳光乐呵呵地笑。她转身进屋掀去床上的被子,床单被堆放在地上,草褥和被子被母亲扛到几十米外的山上晾晒,草褥的反面不知什么时候被一只豆粒大的潮虫安了家,潮虫身子虚白干瘪,一副怯生生、扭扭捏捏的样子。
  
  母亲的忙乎十分奏效,夜间当我再次躺在床上,一股阳光的香味从身下钻出,中间夹杂着淡淡的稻草的气息。
  
  由于母亲的呵护,尽管草褥到了该更换的季节,但躺在上面依旧很舒适。不过这似乎改变不了母亲要更换草褥的念头,最终,草褥还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农忙时节过了,闲暇中的母亲开始着手准备更换草褥。按照心中的计划,母亲张罗并且分步付诸行动,筛选稻草,铡去稻草尖......在伏天快接近尾声的时候,选定一个阳光爽朗的日子,将已经晒得干瘪的稻草抱回家,准备编织草褥。
  
  编织草褥那天,母亲兴奋地絮叨,忙碌得有些晕头,没用我们帮忙,独自一人将筛选后的稻草整齐地摆放在屋子中间。然后分两次将稻草衔接起来,衔接处被母亲编成了麻花结形状的花纹,看上去很漂亮,这是一项技术活,父亲显得很急躁,他总是像绑物件一样将稻草衔接在一起,这时候母亲总少不了埋怨,母亲总是说那种编法虽然牢固,但人躺在上面总有些硌人,于是母亲就会拆了父亲的成果重新编织。这样也好,原本就不想干这些的父亲似乎找到了理由出门了。这样,姐姐和哥哥只好给母亲当下手。一天下来,母亲能编织好三床草褥。待到傍晚时分,母亲又招呼姐姐和哥哥拆去旧草褥,换上新草褥。
  
  软塌塌的旧草褥被随手丢在一边,那贴紧床板的一面,有的还粘连在床板上,但也被毫不客气地揪了下来,几条清晰的有些发黄的横条应该是草褥负重的部分吧!负重的脊背是否都是这般?那会儿,我还不会这样去展开想象和思考。
  
  草褥的确老了,腐烂是最终的结果。
  
  旧的消亡,才能换来新生。清理出来的残稻草,父亲不会随意抛弃,一点一滴都被堆放在场院里,点上一把火,草褥成了灰烬。那灰冷后,被父亲一点不剩地撒到了田里,据说这样的灰撒到田里后,稻子会长得特别茂盛。
  
  现在,没有哪家再做草褥了。稻草似乎也离人远了一些———其实,离人越来越远的,何止稻草?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狗尾草 下一篇:山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