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过客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许 松 涛 时间:2015-08-27 21:43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山体是隐秘的。尽管我站在云台山的斜坡上不断俯视千山万壑、裸露的岩石和近处的石阶,我还是这么认为。山的诡异和出奇不意,除了甩给我数不清的疑问和好奇外,没有答案,且不说生命的渺小和大自然的雄奇,且不论物种的绵延和天人之隔的堂奥———这些宏大的命题与一个过客的平庸涉足无关,可是在一座先于我来到尘世的山体面前,我感到它令我苍白卑微。
  
  地质学家找到了这座山的年龄和成因:18亿年前地层板块挤压抬升,形成了这有着喀纳斯地貌特征的红岩石质的山。这是一种红褐色的岩石,当地人称为红岩。红岩,血浸染的岩石,突兀峭拔的石,耸入云空的雄奇是充血的,勃发的,傲然的。
  
  我想象是含有太多铁元素的岩浆,在地层板块挤压碰撞的一刹那间形成的裂隙里,喷薄而出,沸腾飞溅,又在瞬间冷凝为插入霄汉的这山峰。但当地人为什么都异口同声地称呼这山峰的颜色为“肉色”?是和充血的身体相同的颜色有关吗?当然,绝不是可以人口腹的那种“肉食”之物。它隐喻的是大自然的强烈本能在情绪的极端发难后的不可抑制与骚动?是的,别以为这山现在是静静地蜇伏在这里,大自然给它的单位时间和一个人的单位时间有着天壤之别的计量方法,山从来都不是以年来计算的。
  
  山给我的印象是仁厚、稳重、大气和高远,是那种不经意的潜伏和隐身。它让钻入山体的人消隐在曲折的崎岖之途、干涸的深涧之中,它大包大揽的吞吐能量让回首山中的人蓦然惊异———深入山中的人仅仅沉缅于山设计的每一个小小的奇观,惊叹于大自然巧夺天工的绣技,还不算会看山的人。真正看山的人,对每一座名山、奇山都会平淡归一,恰如人道与天道的归一。心就会随风而动,又能在变动不居中静如止水。
  
  这山间有座尼庵,已经无僧尼的木鱼和晨钟暮鼓,尘埃侵入前阶,殿内仅存几尊旧迹难掩的佛像,蒲团已经久蒙尘垢。这种衰败的景象让我惊诧。好大一座院落,大殿、寮房齐全,当年应是香火旺盛佛号声声,僧或者尼闭目安闲地打坐,闭关,日诵经文,或者身披袈裟,四方游历。他们为什么离去?世俗的锦丝缠住了他们理想的芒鞋,找不到心中的菩提?他们的肉身终究抵挡不住尘世销金蚀骨的磨励与击打,最终带着灰尘的脚重新走向了人间?信仰是山吗?倘若是,这山一旦坍塌就没有了天崩地裂的岩浆,而是烟消云散的空中飞篷蛛网。变迁世事向谁叩问?唯有山知道,云台山知道啊,是战乱?是瘟疫?是内讧?大山不语。或许它天天在诉说,用风,用树叶,用草枯草荣,用石头风化和山道的嶙峋与崎岖,用飞鸟,用天光云影,用那亿万年雄起的峭石陡崖诉说,可惜,这都是永无破译的天书。
  
  大山给我的是缄默(这是一种难得的智慧)。静观。容忍。待变。超然。淡定。沉稳。坦荡。大山不是神,但它以神秘的力量就这么轻易征服了我———也许它早已征服了所有的过客,包括野兽与虫蚁。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情随景移 下一篇:踏月寻凉消夏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