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余 琳 芳 时间:2015-08-19 22: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外二章)        油菜花开,大地的诗歌,写在三月的田野上。
  
  油菜花开,生长在养它的大地上,生长在春天忧伤的骨缝里,生长在清明淅沥的雨声中。
  
  一行,一行,又一行,那是大地的语言,用生动和热烈书写生命的金黄。
  
  油菜花开,一些鸟儿飞落地头,它们是春天里迟到的孩子,想和花儿一起参加春天的盛会。
  
  那些金黄的花,它们已经用馥郁的香气,迷惑了整个春天。晕头转向的蜜蜂,在忙碌着什么?它们如田里劳作的农人一样,怀揣收获的祈望。
  
  油菜花开,空气中漂浮着甜蜜的气息。那一颗颗金黄的心,在春风里幸福地悸动,像一首歌,像一条河,在春天的怀抱里荡漾。
  
  老街
  
  老街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它的一半被拓宽,变成了一条崭新的公路,一半隐藏在公路边栋栋高楼的后面。
  
  我曾试着找寻儿时的光阴,只是那些房子已破败不堪,老房子的主人大都作古了,他们的儿孙将新房盖在了公路边上。
  
  这是一条只剩半截的老街,这是一条无人居住的老街。风雨已锈死了木门上的锁,那些带着钥匙的人都埋进了泥土,这条老街已经拒绝再打开它的心扉。
  
  墙角的青藤,还在一个劲儿地往上爬,发黄的墙壁留下雨水冲刷的痕迹。阁楼的窗户还开着,似乎在等待某个未归的人。
  
  春风中,那些燕子,还记得经年前的居所,它们是这世界上少数不喜新厌旧的动物,它们守护着土墙、黑瓦、木楼,和门前那棵瘦骨伶仃的桉树。
  
  荷语
  
  当我静静地伫立在菱湖之畔,我清楚地知道,在这行人寥寥的清晨,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赴一场荷之约。
  
  你看那碧波之上的荷,它用简洁的手语告诉我:含苞欲放的欢喜是收拢的;怒放的爱是打开的,因为它要让全世界分享它的喜悦。
  
  而怒放的爱,需要走多少的路,经过多少黑暗里的曲折,才能最终到达头顶的光明。一粒小小的种子,从淤泥里,从水里,伸出稚嫩的头,而后生长繁衍,最终冲破阻碍,相继绽放。但是,有多少还在黑暗里徘徊,为此耗尽一生;又有多少不屈的爱,在泥泞中挣扎,企图摆脱桎梏重获新生。
  
  那些触目惊心的大爱,终于盛大绽开:粉有粉的妩媚,白有白的纯真,在无垠的绿里,它们是一个个佳人,妖而不艳,媚而不惑,在透明的风中,活得真实而且自我。淡淡的香就隐匿于她们的骨骼里,仿佛是青云出岫,清新而美好。那一片片荷叶先前被水覆盖,等长出水面,又高高低低将水掩了个严实,仿佛给湖水裹了层层绿纱,煞是好看。
  
  有时觉着,荷的确是夏天最忠实的情人,否则何来“夏荷”一说。是夏给了荷激情,而荷又回报夏以怒放的爱,闻着满池的花香,欣赏过荷曼妙的舞姿,才踏踏实实地觉得夏天真的如约而至了。
  
  当清晨的露珠轻巧地滚落在荷叶上,当那些还未睡醒的小精灵慵懒地翻了几个滚,我蓦然就想到“夏荷承露”这个词。到底是露给了荷滋润,还是荷给了露世界和舞台?我觉得都不是,她们倒好似性格迥异的姐妹,因了露的晶莹和调皮,才有荷的羞涩与不语。当风轻轻拂过,荷摇曳着,却生怕惊醒掌中沉睡的露珠,它弓起身包容着露,却不料被一阵风抢了去,一颗露珠调皮地从荷的掌心溜走,跌进湖水不见了。
  
  晨光在慢慢聚拢。在光束里,我觉着自己与荷仿佛是彼岸。它存在着,不语,却有满目的欢喜;我存在着,除了躯体,还有什么?世界是一个缥缈而又悠远的梦,我们把自己藏得很深。相对于人,荷是真实的,因为它敢于打开,在那些金黄的蕊中,它最终看到了自己……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茶园 下一篇:永恒的春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