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在节气里金黄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刘 锴 时间:2015-01-18 15:09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农谚云:“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随着犁光闪闪,垄垄新土散发着清新的气息在麦种上面流动,湿漉漉的土沫掩住了农民播下的希冀和憧憬。一垄垄整齐的麦田像一行行清新隽永的诗句,在驾犁“老把式”的舞鞭吆喝声中渐次铺展、发表……一场春雨过后,麦子性急地钻出垄台。一垄垄绿绿的、浅浅的,像一双双小手灵活地招摇着贴垄而过的和煦春风。麦子拔节的声音响彻垄间,大地顿时变得生动起来,各种昆虫、候鸟争先恐后地来地里作客了,叽叽喳喳,吵吵闹闹,拼成了农人眼中最惬意的画。
  
  仲夏时节,麦子扬花了,花粉在空气中飘来荡去,清香醉人。微风吹来,人们能感觉到麦子笑眯眯的。灌浆了,麦子渐渐丰满起来。麦子饱满了,掐一穗放在掌心揉几下,还有些绿意的麦粒晶晶亮亮,泛着玉石般的光。农谚曰:“麦熟一晌”。夏季正行进得如火如荼的时刻,麦子成熟了!
  
  成熟的麦田使人愉悦,更使人繁忙。家家拿出了最好的劳力,蒸出了最白的面馍,沏出了最好的茶水。汉子们吃饱了馍、睡饱了觉、喝足了水,挽起袖口,黑塔一般站在垄头,猛力朝手心里吐口唾沫,一声呐喊,齐刷刷、呼拉拉,如排山倒海般压向麦田!一绺绺麦子被连根拔起,根土磕净,又被一双大手摞成堆。麦田就在一双双茧手中被一点点蚕食。捆好的麦捆摆在垄间,像一个个守卫要地的战士,洋溢着一种因成熟而骄傲的美……
  
  “春差日子夏差时,百般宜早不宜迟。”麦子收进场院,农人们刚刚喘口气,又紧张地投入另一场战斗:打场。“驾——!”打场的汉子站在场院中央,手执缰绳,威风八面,指挥着毛驴拉着磙子在麦秸上环跑。汉子吆吆喝喝,鞭子啪啪山响,毛驴呼呼带风!——打场就是一首动感十足的摇滚呢!
  
  打下来的麦子被木锨飞扬到空中,经风过滤后的饱满麦粒雨一般从空中哗哗落下来,集聚成丘,又被柳条簸箕簸净,而后装进了麻袋,扛进了“下屋”。新麦下来了,家家都要到村头的碾盘处磨麦子。沉重的碾砣把麦子轧得粉碎,雪白的面粉与咖啡色的麦皮相间相杂,极像一幅意韵深远的古画呢!碾子一转动,麦子所特有的气息就飘了出来,这种味道掺进了太阳、雨水、汗水、季风的味道,使人觉得既遥远又亲切,既陌生又熟悉,晕晕乎乎,像一场未醒的美梦——麦香也醉人哩!遗憾的是,时下,碾麦的镜头已不多见,因为有了更为快捷的绞面机。可人们在吃绞面机绞出来的面做出的包子、馒头时,总是埋怨缺一种“味儿”!——啥味儿?是那种麦子成长过程中经过的汗珠、茧手、阳光、季风、场院、挑叉、磙子、碾子、劳动号子等等历练吧!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立夏蛋香 下一篇:栀子花香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