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伊 北 时间:2015-01-15 22: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若非万不得已,她是怎么也不会接下游乐场的工作的。可在人海茫茫的大都市里,一时间,她也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工作——这个游乐场扮装员的工作,也还是通过同乡的小姐妹几经周折,才谋求到的。
  
  于是,在那春末夏初绿柳拂岸的日子里,她每天都会在脸上涂满金色的油彩,穿上高跷,套上金色的礼服,仿佛一个古代雕塑,面目僵硬、目光凝重地在那个大型游乐场里游荡。一群群的游客从她的身旁走过,满面笑容,可她却无法分享这欢乐,大家找她合影,一个、两个,成群结队的,她总是摆出同一个姿势,用一种冷酷表情去配合。
  
  化身为远古世界奇异的女子,成为这游乐场的一个装点,对她来说,只是一种枯燥的工作,在这个制造梦幻的地方,她找不到自己的奇境。
  
  有一天,她踩着高跷站在太阳地里,突然发现对面的玛雅景区里,竟来了一个满身碧蓝色油彩的西方绅士——他长长的蓝色假发,带了顶漆过的蓝色礼帽,穿着蓝色的长西装、蓝色皮鞋,同样也是面无表情地,在景区里同游人合影。他是她的新同事。
  
  在那个炎热的夏日里,她和他就这样“一金一蓝”,像两道流动的风景,在这个叫“亚特兰蒂斯”的游乐场所里,走来走去。因为游乐场要求扮演者一律不能说话,他和她始终也未交谈过,偶尔擦肩,他们亦没有笑容。只是在休息的时候,她靠在岩壁旁,遥望对面树荫下的蓝色小人,间或地,她能捕捉到他的眼神,只是在交错的瞬间,他常常又转头望向别处。有那么几次,她用金色的袖子朝他那边挥动,仿佛是在舞动着信号旗,他也会摘下蓝色的礼帽朝她致敬。他作为她的风景而存在,她也是他的风景,她当然是不爱他的,可是他的存在,到底是为她这一段苦闷的夏日,增添了一些别样的色彩。她觉得,他是同她一道的,有他在,她感到欣慰。
  
  每到天黑,游乐场里灯火暗下来的时候,她和他很容易走散,她落寞地前行着,一不小心便会迷失在夜色里,欢乐四溢的马戏团边,一个小金人的心里,总会装着满满的忧伤。每到这时,她总会觉得,要是他在就好了,虽然她和他不曾说过一句话,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她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身边。
  
  连日的暴晒,让她的身体一天天坏下来,她终于下定决心要离开了。对于他,她却还有点小留恋,这留恋当然不是爱,而是一种近乎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悯。她始终觉得,她和他是一道的。
  
  上班的最后一天,她看见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突然朝他走了过去,大方地邀请他下班后一起走走。他用大大的眼睛望着她,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个深黑的夜里,游人们散去了,她和他都卸了妆,默默地低着头,并排走在旋转木马旁边的草坪上。她说,我明天就要走了。他“嗯”了一声,便又默默地朝前走。在游乐场门口,她和他告别,他微笑着说了声保重,朝她挥了挥手臂,她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微扛着肩膀说再见。
  
  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她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向这一段艰难的岁月告别——那是她,在这个大都市里,艰难生存的一天又一天。她当然不爱他,他只是她前进道路上一个擦肩而过的无声同伴,可即便如此,在转身奔向未知的生活的一刹那,她还是感觉到了悲伤,那淡淡悲伤好像一条细细的音线,渺渺茫茫,随着夏天,一直唱下去。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那一缕艾香 下一篇:与植物为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