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开掌心里的春天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裕 亮 时间:2015-01-14 21:18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在我们这里,不到清明节,是绝不能叫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春天的。清明前到来的植物品类极少,毛手毛脚的,在原地蠕动;清明后的村庄和田野,才是超级批发市场,一大批、一大批的各色植物开始盛装登场,千娇百媚、风姿绰约地晃动,把北国的时空蛊惑得异彩纷呈、活泼可爱又灵动。小村子就像被猫抓一样,再无安宁之日了。
  
  抢先闹春的,千古以来,还是绿柳和白杨。毛茸茸的杨巴狗子、柳巴狗子垂头耷脑、挤眉弄眼地卖弄风情,随着或凉或暖的风得意地摆动,吐着软穗的舌头逗引青草,调皮地坏呢。孩童们掌心里杨柳的春天是快乐的。他们喜欢折下柔韧韧的杨柳枝攥在温热的手心里,胡乱追逐、打闹,穗头、断枝稀稀落落掉在地上,触目惨然了。
  
  梧桐树,是小村里的奇男儿、伟丈夫!高大壮硕,挺拔如灯塔。我最喜欢它们喇叭状的炫紫色花。那些花朵很少形只影单,只要开,就是灿然一大片,成为小村半空中很奔放、很壮观、很大气的一道绝美风景线,照亮我童年的眼睛。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风吹雨打后,那些小喇叭,连同状如小帽的青绿花萼会掉落在地上。小时候家穷,没钱买玩具,我就喜欢把那些“小青帽”捡起来,用一根柳条串成一条条“蛇”或“龙”,挂在墙壁上;或者串成一个圆圈,套在脖子里当佛珠,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地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一番。掌心里梧桐的春天,带着窃喜和小小的满足感。
  
  槐树花开,满村雪白。槐花的荡人心魄,绝对是叫人震撼的。那银颤颤的素白,像洁白的云朵,像九天银河,像三尺白练,像蒸腾的山间的雾岚,很自然地悬挂、缭绕在乡村春天的枝梢间。槐树是小村最美、最善良的女儿,纯净得就像是皎洁的月光。我喜欢站在树下向上看,喜欢看这皎洁月光无遮无拦为我们打开它处子洁白的身体,喜欢一遍遍品尝满鼻满腔荡人心魄的醇香;满树的花枝灿然,眼里就不知不觉流泪。这些潺潺流淌的瀑布啊,从童年,一直流到我中年的心坎上。乡村的槐花,不仅仅是浪漫,还有十二分的温暖在里面。对于穷人的孩子来说,那是童年最好的美食了。槐花掺上面、加点水,放在油锅里煎成酥黄酥黄的槐花饼,哇,馋死人了呢!如今依然双眼湿润,想起童年,想起童年的洋槐花!
  
  30多年前,除了在画上,农村孩子几乎没见过什么水果。桑葚子,是小村里最诱人的浆果了。桑葚还在青涩期,我们就口水不断;熟透的桑葚乌黑发亮,饱蘸着黑墨的浓汁儿,在蓝天下的梢头晃来晃去,更是馋死个人!我家虽有一棵桑树,枝繁叶茂的,但尽是些滑条子,很少挂果,气死人了。村南大娘家院子里栽了很多高大的桑葚树,那些伸到墙头外的枝条上,黑压压一大串、一大片的桑葚,像是挑着的黑灯笼。矮地方的都被我们打下吃完了。高地方的够不到,就等着熟透,被风吹下来。熟透后,自然掉落的桑葚特别甜。我们也不管脏不脏的,从地上捡起,小心掸掉或轻轻吹掉表层的浮土,一口填在嘴里,反复品咂,细细咀嚼,真美真甜!要是大娘在家,听到我们在墙外撒欢,就会打开门把我们喊进去,递给一根长竹竿,说:“拣熟透的打下来吃吧!”现在想想,我们品尝后,感到特别甜蜜的,何止是桑葚,更是乡下人一颗朴实的善心和爱心。
  
  掌心里的春天是如此之美,掌心里的童年是如此让人难忘!掌心里的故乡啊,感谢你让我干瘪的心灵在历尽苦寒后,又恢复了爱的生命活力,让我今后的道路,不再轻浮和迷踪。
  
  打开你我的手掌吧,在春天里;看我们的心,是不是就会敞亮一大片?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城里的树 下一篇:芳菲四月榆钱肥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