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荷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忆 炎 时间:2015-01-09 02:2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像季先生一样,我儿时居住的楼前也有清塘数亩,池塘里好像也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白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池塘也“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后来家搬到了闹市区就很少见荷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默念着中学时所背诵的朱自清的散文,晨起独自携相机赴百荷园观荷。脚步是匆匆的,东边朝霞已露头了,调皮的撒在了脚踝上。清晨的风是凉爽的,似乎格外的静谧,在湖边望见百牙塔时,瞅见霞光探到了拱桥上,我亦步亦趋,奔向那初醒的荷塘。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依依杨柳最多。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所以刚入眼的并不是那一片荷,是旁边小水池里浮在水面上的睡莲,于碧水中冰肌脱俗,昼卷夜舒,此时小池中娇小的点点白莲似乎将要闭合,嫩黄的花蕊还在流连。而一转身,那一片看不清形状的荷塘,托着一池的清香,陡然醒了。
  
  乍眼一瞧,不禁有些茫然,池中只见绿肥,不见红瘦。夏三月,蕃秀时,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皆蓬勃而出。风霜不曾侵袭,秋雨还未滴落,青涩的季节又已离去,她应亭亭,不忧不惧才是,何不见梦寐中的清影。正准备失望而归,脑子里浮起来席慕容的诗,“现在正是/最美丽的时刻/重门却已深锁/在芬芳的笑魇之后/谁人知我莲的心事/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于是,踩着草地上晨露尚未消退的清凉,沿着荷塘慢慢的寻觅。微微的晨风拂过衣袂,有宿睡一夜的荷的醉香,微醺,朦胧中还带着一丝未褪尽的娇羞,就如恋爱中的女子,不胜娇媚,亦羞亦喜。镜头里全是莲叶,一池的碧漪,每一片都看似不经意的伸展,吸收了晨露,那细细青青的茎干撑起了肥硕摇曳的青盖,毫不费力,似乎还在跃跃欲试的拥簇着,每一片叶都不尽相同,碧络满叶,迎着霞光,从容至极。虽不能穿梭于荷丛之中荡舟心许,感受船欲动而萍开抑或是莲花过人头,但是“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还是能想象的到的。
  
  没有太早,也没有太迟,正是那份对缘的执着,不到数十米,便逢着了含笑出水的莲,那一位小家碧玉,圣洁遥远,在池中央的莲叶间躲藏,轻按快门,一抹荷影。她那么的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独有的韵,不在优雅,不在华丽,而在于其不矫不饰,自然纯真。又数步,才发觉这荷塘里的芙蓉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那池中的数不清的荷,在不同的视角被荷叶所遮挡,被荷叶藏在了最最温柔的位置,错落间浓淡恰好相宜。花瓣正微微开启,面相熙怡,婷婷袅袅似在佛殿上供养般不染凡尘。那些打着朵儿的、含羞待放的、热情盛开的,深深浅浅中皆自成韵。猛一抬头,回望时,晨曦满眼,花叶颤动,流波溢彩,忽而风停,荷在静默,便如曲散而女子欲转身而去,却又深情的回眸。就这么一动一静间,韵味便已隽永悠长。
  
  绿的坦然淡定,粉的从容洁净。这扶睫的翠和粉,贯穿了整个夏,也不知开在了多少文人的诗词歌赋里。采莲南塘秋的故事在历史的长河里像藕丝一样绵长。原来始终不了解屈大诗人“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的意境,在今晨似乎默默的了解了一些。荷在开,叶在摆,莲子爱怜,过去现在未来都缓缓凝固了。
  
  荷在勃发的夏、承续的夏,以端庄的姿态平和的心态展示着生命力的繁茂,有一种平和叫占领,占领了心,炎夏变成了凉夏。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丰盈之夏 下一篇:又是荷叶飘香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