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一枝野蔷薇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欣 然 时间:2014-12-18 13:1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诗人老谷在汉南出了一趟短差,他不辞辛劳地带回一大把“麻良子”(音),说这是野蔷薇的茎,因为有10枝花都开在一根茎上,所以当地人也叫它“十姊妹”。
  
  “为了让你们尝尝,我冒着手被刺扎出血的危险采了这么多!”他边说边小心翼翼的捧着长满了刺的花茎给办公室的先生小姐们分发,还仔细讲解并演示食用要领——从根部小心地把皮连刺一起剥下来,就可以安全食用了。
  
  为了不辜负诗人的一片心意,我和几个同事也如此这般的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有点甜,又有点涩,倒是蛮独特的。
  
  大伙津津有味地吃着野蔷薇茎,都情不自禁的说起儿时吃过的“怪物”零食,什么芦根、桑椹,有个男同事居然和我一样吃过“清炒梧桐果”!
  
  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在那个物资馈乏的年代的事儿,我和弟弟还吃过不少“上天所赐之物”——比如一种叫“美人脱衣”的果子(后来据说它有毒)、生菜薹之类。记得有个邻居曾大惊失声的对母亲说:“你的儿子怎么像个乡里伢一样吃生菜薹?!”母亲不以为然:“那怕什么,剥了皮可以吃。”
  
  不过现在她可不敢再让孙子或外孙女这么吃,倒不是她更娇惯他们,而是怕生菜薹上残留的农药会害人。每次洗菜前,她都首先要按报纸上写的,将菜放在水里浸泡半小时以上,黄瓜和番茄也不敢像过去那样,用自来水洗净就给孩子们吃了,黄瓜得去了皮、番茄要用开水烫过才行,我们再也吃不着它们那凉凉的、清香的、酸酸甜甜的原味了……
  
  虽然营养学家常常宣传苹果皮如何有营养,但我们捧着青翠诱人的青苹果却不敢一口咬下去——不仅害怕农药,还担心有唯利是图的商人在上面打了蜡。野蔷薇的茎不是每天必食的蔬菜或水果,所以没有人往上面喷农药或给它施化肥,我们才得以品尝它的原汁原味。
  
  吃着因各种人为因素而失去了原有风味的蔬菜,我会想,发展是不是一定要以破坏自然为代价?在装上四个轮子飞速发展的美国,一些环保学家开始羡慕中国特有的交通工具——没有污染的“绿色”自行车,而大多数国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污染的严重性。
  
  我们不愿看到这样的情景:每天都不由自主地研究“空气质量报告”,就像以前看“黄历图”那样判断一下今天是否“忌出门”;当我们兴味盎然的在春天的蒙蒙细雨中漫步时,发现那竟是一场酸雨!……这都是人类自己埋下的苦果,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发展到戴防毒面具上班?
  
  但愿,这不过是我吃了一枝野蔷薇茎后的胡思乱想。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