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好梦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阿 睿 时间:2014-11-13 21: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纷纷扬扬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雪自天而降,宛如万万千千只洁白的蝴蝶。想那天国一定有一个蝴蝶的繁殖基地,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无数的蝴蝶孵化并放飞,而今年更是它们繁衍的奇特的旺季,不然怎么入冬以来,放飞了好几回,至今还没有停歇之意,厚厚地铺满山岗、河谷、田野和房舍,一夜之间,大地似乎被一顶突如其来的由飘飘白洁羽绒缝合的晶莹的帐幔裹盖,世间万物神秘地消隐得无影无踪,往日的喧嚣与欢闹也随之荡然而逝,一个粉堆玉砌的明净的世界显得那么旷阔而平静。
  
  唯只高耸的林木、楼台和烟囱被雪团雕琢成一幅幅立体的素描,依稀可以分辨它们斑驳的轮廓。那个流传已久的张打油的“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的俚言俗语,此时亦得以印证他那勿须太多的修饰与勾勒的雪野生动写真的妙趣。真善美与假恶丑都被这季节的匆匆过客做了清一色的包装,让人领略到恍惚之间,风雪抹平了人世间高低强弱尊卑贵贱的差异,带给大地一统的公正与均衡。
  
  山野异常宁静,飘飘的雪花遮住进山的小径,只凭感觉辨认路道窄窄的轮廓。放眼望去,一些树木的枝干已被积聚的雪团压折,横陈路侧。我惊憾这轻如鸿毛的小花朵,竟然有如此厚重的力量,能把傲然的枝杈折断。那种人微言轻的弱小,也能发出振聋发聩的强威,站在被积雪压埋的断枝残杈边沉思,我被一种潜在的伟大所折服。
  
  一只雪地上寻觅猎物的饿狐,东张西望,拖着疲惫的长尾,蹒蹒跚跚,吃力地行进。平日里那副精怪般的灵敏与狡黠,被这厚绒绒的银白做了颇显无奈的掩埋,沮丧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发出一两声孤寞的哀鸣。
  
  蓦然打雪窟中钻出一只灰褐的野兔,神气活现地支竖起尖长的耳轮,探头探脑,左右盼顾,凝听了一会儿,踮起轻盈快捷的脚爪,在雪地上一边蹦跳,一边探询。它的出行原非为打食而来,勤快好动的小生灵,早已备足过冬的食物,它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奇,惊诧这个银妆素裹的世界打哪而来?它的那些往日里跳荡盎然生机可供嬉戏玩耍的山野林莽河滩沙丘……都到哪里去了?
  
  两个可怜又可爱的小动物,一个迫于生计,一个不甘寂寞,雪野邂逅,直面相对,默峙了一会儿,相安无事,各自掉转头,又忙着自己的心思,踽踽而去了。
  
  手提鱼叉,身背竹篓的渔人,深一脚浅一脚,喷哈着热气,沿着雪封的河岸,想找一处浅水的洞穴,去叉捕那些避寒水底不再思游的鱼儿,好收获一个轻而易得的惊喜。
  
  大群大群的叫不响名儿的冬鸟,呼啦啦,掠过雪结的林带,箭一般射向远天,打着呼哨,给空旷寂寥的雪野增添些许生气。
  
  几个身着红蓝羽绒服的孩子,正张罗着把一只大篾筛支撑在积雪的场上,撒下一把把金黄的米粒,尔后扯出长长的引线,远远地躲开,守候那些禁不住诱惑,前来偷嘴的不速之客。
  
  一对对青年恋侣,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不用撑伞,相拥相偎,或伫立岩崖,或踏着雪写的石阶,或借倚雪雕的树景拍照,尽皆被飘雪塑成一幅幅冷隽而动感的立体素描,见证着如瑞雪般的恋情的诚挚与纯洁,但愿这雪能长留人间,永远不化。
  
  ……
  
  所有冬日里活跃在雪野上的生命,都是些无意风雪不安份的精灵,而那些蛰伏于冰封之下的地层,慑于寒威作旷日持久的休眠的群体,正披盖厚绒绒的雪的棉被,静静地期待着春的融暖的手掌,前来将身上的被盖掀去,一声声把它们唤醒……亦如一个踽踽而行的我已在雪地上蹒跚了许久,疲惫不堪,也想在这厚积的雪地上挖一个窟穴,用雪垒造一座纯净安恬的窝巢,四面被洁白的雪墙围裹,钻进去,让心灵和思维沉入远离尘世忧烦与纷扰的妙美之境,做一个如雪一般晶莹的好梦!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一个字的诗意 下一篇:月是中秋明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