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黄山,我是长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1-10 20: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吴 银 珂
  
  写下这个题目,然后就是多少天的恍惚,每天,早晨或者傍晚,我都仿佛看见他,拿着筷子机械地敲打着什么,嘴里念道:“长江长江,我是黄山,我是黄山……”
  
  是的,他叫黄山,来自广西,今年只有15岁,卷头发,小眼睛,皮肤黝黑,喜欢盯着我坏坏地笑。第一天见我,便主动问我来自哪里,“安徽?我知道,听口音就知道。”“九华山?我知道,就在长江边上。”“真巧,我姓黄,大号黄山,你的代号就是长江,长江长江,我是黄山,我是黄山,听到请回答。”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十足的小油子。这也难怪,据他自己介绍,他小学没有毕业就随村里人出外打工了,先是卖了一年的报纸,后流落到一家金矿筛砂子,打戒指,一个月能挣800多块钱。之所以来到这家医院,是因为他的舅舅也得了尿毒症准备换肾,没有人伺候,他就主动要求来了。
  
  他真是一个十分讨人喜爱的孩子。我一住进来,他就忙着帮助打开水,买牛奶水果,甚至买饭买菜。我吊水的时候,他就趿着一双大棉鞋叭嗒叭嗒地晃来晃去,一会儿问要不要喝水,一会儿问要不要方便。曾经想给他一点零用钱,但被他拒绝了,问他为什么不要,他眼睛珠子一转,坏坏地笑道:“美国的金融风暴来了嘛,我们中国人要同舟共济嘛。”
  
  为了“同舟共济”,我的手机经常供他使用,我买回一大袋卤肉与他大快朵颐,我手把手地教他做小米粥或者皮蛋羹,手把手地教他如何洗衣裳。我们一人一只耳塞,一起听MP3,《我和你》,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为梦想,千里行,相会在北京。他的嗓子还真有点刘欢的味道。相处的日子,我感觉小黄山是快乐的。我为他快乐而快乐。
  
  然而,他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其时他舅舅刚做手术,住重症监护室,手术似乎不太成功。他每次去探望,都要被舅舅骂一顿,总是欢欢喜喜地去,眼睛红红地回来。这是一个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舅舅手术后需要钱,然而几乎所有的亲人都迟迟不肯露面。小黄山理所当然地成了受气包。他焦急,跑到电话亭里给所有的亲戚打电话,嗓子都喊哑了。他狂躁,大冬天里用冷水一而再再而三地冲澡。他绝望,几次三番地抱着医生嚎啕大哭。他甚至这样吓唬父亲:“你要是再不送钱来,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
  
  更多的时候,小黄山坐在楼梯的一角,抹眼泪,想心事,生闷气,谁也不理。我曾经在这个时候给了他二百元钱,让他转告舅舅,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他收下了钱。然后问我:“你是政府的人,你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我反问他:“黄山你是不是好人?”“好人。”“长江是不是好人?”“好人”“那当然是好人多了。”我坚定地告诉他。我还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刚才医生商量了,准备减免他舅舅的部分医药费。他高兴地跳起来,嘴里叫道:“长江,我是黄山,听到请回答。”我也高兴地回答:“黄山,我是长江,我听到了我听到了……”
  
  我听到了,这是对生命的呼唤,这是对未来的企盼,这是对人性的渴望。……我出院的时候天上下了小雪,黄山执意打的送我到火车站。他已认定了我这个“政府朋友”,一再要求我,回来后能给他们当地乡领导打个电话,关心关心他的舅舅,因为舅舅太可怜了!我心不在焉地应承着,不置可否。说老实话,甭说隔着千山万水,就是我自己的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在车站,我注意到电视里正播送着国家某次会议精神,关于经济,关于民生,关于医疗,关于教育……听起来让人振奋。我想让小黄山也听听,但他是没有耐心的,因为他毕竟还只是一个15岁的孩子。他早已没入了人海,远远地朝我叫道:“长江,我是黄山,听到请回答。”
  
  这个声音,至今还在我脑海里回荡,我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回应:“黄山黄山,我是长江,我是长江,你们现在怎么样了,一切都好吗。”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春草小记 下一篇:老街·往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