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以北,拾不起的红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1-09 22:2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周  瑭
  
  这个秋天仿佛被谁遗忘在了哪个角落,夏天一过,冬天就来。不得不说,作为西南土著的我来说,不是很适应这干燥的冬天。很多时候,半夜被活生生地渴醒,睡眠质量不高。或者是因为天气,或者是因为季节,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原本丢失了可以熟睡的理由。北方以北,有叶落下,盘旋半天。
  
  终于有了出去逛逛的理由,来北京5个多月,一直懒得出去逛,因为不知道去逛什么。5个月换了3种工作,换了3个住处。但一直还是保持宅男的姿势,还是每天给家里一个电话,还是会在朋友邀请之下,打着车飞奔而去,然后沉醉而归。早年的书本掉下一两个句子。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是不是该去看看香山的红叶呢?我这样问自己。
  
  早早地起床,收拾干净。去故宫的时候,我刻意穿了身中山服。朋友说,小伙子,这么正式?其实想来,真是一个情结。表示自己仅有的尊重吧。去香山该穿什么呢?早上起来打好领带,但总感觉有些怪。还是随便一点吧,毕竟是随便看看。带上相机,想象中山路幽长,还有那些娇艳如花的枫叶。
  
  北京的公交车有时候毛病深沉,堵车也就不说了,但有时候落差挺大。有的线路能把人挤成饼,有的线路能有专车的感觉。昨天去另一朋友那里拿自己行李的时候,我一个人坐了一辆469回来。原本打算打车,看时间很早,也就坐上公交车。心情不错,而朋友有些失落。他做IT分析师,我做内容策划,不知不觉就成了朋友。他也准备离职。我们喝了点酒,玩了桌球。我去买了火车票,理了个发,看电影,睡觉。临睡前,我提醒朋友把相机充好电,因为我要早起去香山,真想去看看火红的枫叶是否和传说中一样的煽情。
  
  说早起,不过是早上九点半起床。随便收拾了一下,看着衣架上挂着的领带笑了笑,没搭理它。看起来天气不错。有点风,但大街上没有被吹乱的裙子,毕竟天气还是有些冷。469到南坞,转360到香山。人山人海,这样的形容词虽然用着很俗气,但的确人非常之多。一不小心就被人撞到肩膀,走到门口很是艰难。但买票似乎很容易。也不贵,才十元钱的门票。进门,一大片一大片的假枫叶挂在头顶,虽然红得很真,但那假是一眼都能看出来的。有缆车,但不想坐。拿着相机一路拍到香炉峰。山路有些崎岖,丝毫体会不到别人旅游的乐趣。或者,我不是来旅游,只是看看,看看而已。其实想来,很多东西对自己来说,都不过是看看而已。
  
  松树下面,不时出现一两个拿着枫叶标本的小贩在叫卖。一堆一堆的年轻男女在路边嬉笑,想来他们是快乐的。但关我什么事呢?自己继续向上走着,偶尔看见一些景色,赶紧拍了下来。焦距拉近,再拉近。但景色似乎都离自己很远,看不出什么鲜艳来。漫山的枯叶,漫山的人头攒动。传说中的红叶偶尔只是躲在山腰之间,转弯过去才能看到。没有去采摘的冲动。不忍打扰,悻悻下山了吧。
  
  山林间的阳光在我身边窜来窜去,偶尔有人拿玩具吹出一两声鸟叫。高音喇叭里不停地播放着:来自XX的XX,请听到广播到XX,导游在那里等你。山门前两排店面,很多小东西。但都见多了,也没心思多逛。继续坐上360。电话响了,有朋友说,晚上一起吃饭吧。离约好的时间还早,就到网吧坐坐,随便敲打点可有可无的文字。
  
  火车票根上写着,北京西—重庆,09号99车厢。数字还算不错。北京,这个冬天我不陪你了,虽然待我也不薄。
  
  但北方以北,乡思成灾。还有那一片一片看不见的红叶落在记忆里,拾它不起。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