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漫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7 22: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汪 焰 祥
  
  秋日登高,越过竹林小径,夕阳余照之下,松涛染黛,烟波叠翠,苍天如洗,一碧万里。穹庐如盖,山峦若浪,平湖似镜;秋林深处,缕缕炊烟,袅袅升腾,如诗如画,如痴如醉。盘桓松林之间,夕岚扑面,微微清风,“疏瀹五脏”,浑身上下莫不畅快淋漓。有诗说:“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此言不虚,一个人能够常常这样悠闲自在地漫步,漫山遍野地行走,简直就是个活神仙。
  
  松树受人赞誉,的确当之无愧。秋叶染霜,寒枝料峭之际,松针愈发葱茏繁茂,峭壁之上,虬髯盘旋,矫若游龙;沟壑山涧,老鳞皲裂,拳拳上指。李商隐《题画松》曰:“万草已凉露,开图披古松;青山遍沧海,此树生何峰;孤根邈无倚,直立撑鸿蒙;端如君子身,挺如壮士胸。”可谓写尽了松树的品貌。松以其长青之态,遒劲之骨,傲然挺立于世,博得无数人的喝彩惊叹,尤其是那高峰之巅,悬崖之上,壁立万仞仍能郁郁葱葱,亭亭如盖的老松,更是倾倒天下,醉遍人间。孔夫子赞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言简意赅,一语破的。松的秉性是,万古长青不言老,冰天雪地不畏寒。
  
  然而,受人景仰者,未必受人宠爱,而备受宠爱者不必尽有其美。世人造园布景多植纤秀之株,娇娆之木,常青如翠竹、香樟、绿草之类入驻者颇多,而老松虬髯者鲜矣。松的特立不群之气正在于此。必得旷野辽阔之地,泉流丁东之所,峭拔峻险之巅,方能尽显其傲骨风姿,若置之小桥流水,杨柳依依之畔,则如壮汉戴花,须眉敷粉,故作莺声鸟语,忸怩失态,令人忍俊不禁。岩顶孤松,令人称奇,而平地孤松,则难显豪迈之气。凡卓尔不群者都是如此,屈原唱道:“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宝璐。”松涛与沟壑险峰之间,正如“陆离”之“长铗”,“崔嵬”之“切云”,“明月”、“宝璐”之于屈原品性一样,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不过,我漫步松涛的目的,不全是为了赏松览奇,醉意于林莽的幽僻清峻,啜饮松风流泉的缥缈漫逸,才是我真正的目的。
  
  “长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三月的江南固然曼妙无比,但这九月的江南山林也别有意趣,而我却很少在这个季节里出行览胜,偶得闲暇,自当不能轻易错过。不必远足,郊外不远处就有大片的松涛林莽,弃车登山,一路榛莽荆棘,一路野菊丛集,寒蝉不见,虫唱全无,静得只剩下自己的喘息。在僻静处停下,倚松而立,幽静处飘来一缕禅意。禅之奥妙,只可存留心中体悟而不能言说于人,说破了则境界意趣全无。但宗白华先生却别有一解,曰:“禅是动中之极静,又是静中之极动,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二,直挥生命本原。”这话虽很深奥,但其理昭然若有所悟。
  
  当年萨都剌过九华山时,写诗赞曰:“万壑泉声泻碧溪,小凉天气过溪时。相逢桥上无非客,行尽江南都是诗。”今日也算小凉天气了,只是深山孤寂之中难得有相逢之客,碧溪流泉也不是时候,但满目松涛荆莽之间的诗意却并不缺失。“目断烟波青有无,霜凋枫叶锦模糊。”高处极目,天高山碧,如火的枫叶,若有若无,疏疏落落;秋波浩渺处,渔歌相闻,动极而静,静极而动之境界,若非如椽诗笔如何能曲尽其妙?
  
  赵子昂题画诗曰:“一片潇湘落笔端,骚人千古带愁看;不堪秋著枫林港,雨阔烟深夜钓寒。”用来状此境此景,并不适当,但其中的况味却颇有几分相类,只是我不是骚人,也没有愁意,胸腹之间漫溢的只有无边的怅惘,无比的陶醉。
  
  君自山中来,应知山里事,其实这山里之事亦如禅意一般,也只可自己体悟,不可与人言说。言说的东西多了,诗意的东西就少了。生活就是这样,什么都清清楚楚了的时候,诗意栖居的曼妙也就荡然无存了。
  
  松下漫步,一点诗意禅心而已。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尖叫的夏天 下一篇:水乡的戏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