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1 11: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山伯原本就不叫山伯,山伯成为山伯,也才是这几年的事情。就这几年,山伯他身上扎了根儿,根儿深深的,枝繁叶茂,把他几十年来的名字儿淹没得无影无踪。
  
  山伯是个道地的庄稼人。种庄稼是他家的遗传本领。几十年来,山伯只知道,人活着就是种庄稼,种庄稼就是为了活着。至于除了种庄稼以外还有什么活着的内容、方式和方法。他全然不知道。八十年代初,山伯承包了土地,种了三亩多红薯。按以往生产队种植的产量计算,这三亩多地收获的也只足足够他全家猪牛鸡狗鸭鹅人等吃用一年。但这世界上的事情却真真的怪,这生产队合伙种的和家庭承包种的却截然不同。到收获季节,这满地下都是红薯娃儿,木犁所过,红彤彤的直挤着躺在园地里傻嬉。这下可为难了山伯,除了吃用储藏,送东邻西舍五保老人,还剩好几牛车。咋办?有人教他拉到城里卖。山伯辗转了好几个夜晚。终于下决心开始了他平生第一次的壮举。然而,当牛车“咿呀”碾着骄阳拖蹭在解放路上时,这城里穿红着绿,熙熙攘攘的人流却触动了山伯的肝火。他“啪”地一声,把牛车儿倒转拉了回家。老伴问他咋回事,山伯牛吼着骂道:“这城里人都不是好东西,不刨地不耕植,整天东游西逛的,我不把红薯娃儿卖给他们,看他们吃啥?”
  
  打那以后,山伯再也没有进过城。
  
  进入九十年代,三亚突然象雨后笋笋儿似的一下子腾起了许许多多的高楼大厦,道路也象网绳子般纵横交错,并修了国际机场。就在这个建设热潮中,家居城郊的山伯种植的百多亩桉树林地被征用了。征用就征用吧,国家地国家用,谁也挡不住。可出乎山伯意料之外的是,政府给他的赔偿竟有二十多万元。“我说嘛,共产党决不会吃亏咱老百姓”,山伯心里凉爽爽的。可那么多钱做什么用途,山伯揣着这白花花的票子直懵了好几个月。等他苏醒过来,心里已掂定了主意,他不象有些人那样急匆匆的盖洋楼、置高档家具,而是毅然跟集体承包五百多亩山地,开始了他的“山”行动。
  
  山伯把他的二十几万元抛给了深山,抛给了大地,在他的五百多亩承包地上种了一万多株优质芒果苗。
  
  深山和大地终于给予山伯丰厚的回报。
  
  汗水和寂寞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四年过去,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五月,我慕名来到山伯的芒果园。
  
  哇!好大的芒果山庄,四周是茂密的防风林,园里一株株茁壮的芒果树,左望成队,右看成行。正是漂黄果熟的季节,芒果树上挤挤拥拥挂满了硕实的果子。黄的是熟,青的是生;黄的黄得馋人,青的青得滴翠。枝头小鸟尽情歌唱,唱“满园春色关不住”;溪中清流愉快欢笑。笑“为有源头活水来”。园中央有一幢小竹楼,别致透剔,半掩柴扉。两株正在含苞欲放的紫玫瑰傍篱而立,标示主人的创意;一棚苦瓜,遮凉纳爽,搭起山伯辛劳中的安逸。竹楼庭院,园中之园,小巧玲珑,清幽儒雅,真让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仅念过初小的庄稼汉所构思设计的“竹斋”寓所。
  
  听到门前那只雄狮般的狼狗吠叫声,竹楼里走出一位矮礅壮实的老人。他就是山伯。山伯虽巳年愈花甲,但走路说话却是轰轰烈烈的没有一点老态。一双浓眉,一对亮眼,虽然被日月犁就的沟壑所包围,。但从奕奕神彩之中定能领略得出,这是一位很有个性很有主见有棱有角的人。
  
  山伯告诉我。今年这园芒果少说也能收十多二十万元,明天就有大卡车进园摘果。我笑着说,不要卖给城里人,看他们吃什么。把山伯调侃得“哈哈”大笑,而后摸摸后脑勺说:“哎呀,是时代教育人啊,要不是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我,我——哈哈!……”
  
  这笑声,多么豪放,多么得意。笑红了满目夕阳,笑圆了千树富饶,笑落了昨天的困惑与贫穷,笑绿了今日中国农民的追求与生活
  
  这笑声,久久地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