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的夜雨中想念故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学文 时间:2013-12-23 17: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这座干燥郁闷的城市,终于在一个午夜,下了一场彻头彻尾的大雨。都市的人们像久居涸泽的鱼类,贪婪地吮吸,苦苦搜索已有些遥远的清凉记忆。这样一个雨夜,我熄了所有的光亮,关掉所有的声响,独自倚坐在藤条靠椅里,静静聆听夜雨打窗。在如此久违的静谧之中,我已麻木的知觉如水母一般,一一舒展,记忆之门犹得神谕,一层一层揭去云遮雾锁。思绪竟然奇迹似的深入记忆的底核,将一些沉没在湖底的乡土旧事,一一打捞上来。   故土,是每一个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漂泊者心中永远的疼痛,永远的牵系,永远的情结。我的故乡位于大别山区,是一块很丰饶的谷地,四面环水,形为小岛。小岛上有美丽的野花,有涩涩的青杏,有啁啾的鸟鸣,有此伏彼起的犬吠,有风车扬麦的清香,有袅袅升腾的炊烟……无论羁旅天涯何处,我一生也走不出小岛,走不出故乡的野花、青杏、鸟鸣、犬吠、麦香与炊烟。   环绕小岛的清清小河,无疑是我们童年的天堂。每当炎夏来临,我们一帮伢子泥鳅似地钻入河水里,自由自在地翻滚扑腾,欢声笑语与浪花撞击在一起。疯累了,我们便光着身子,在和煦的阳光里,依着自己童真的幻想,用河沙细细地垒筑心中的城堡。大人们害怕伢子们溺水,久不见人归,便吆喝着寻来。我们则一溜烟儿潜入河底,人人嘴里含着一根中空的草管,在水中窃笑或是眨巴眼睛。一直到日落西山,我们才踩着碎碎的晚霞,头上扎着碧绿的柳叶枝,赶着肚皮滚圆的老牛,哼着清脆的牧歌,走向自家一灯如豆的木屋。   小河对岸,有座小学,石的墙,青的瓦,规模并不大。一字儿排开的五间教室里,齐整有致地摆放着木条椅、石条桌。老师们都是民办的,给娃仔们上完课,他们还要为自家的田间地头忙活儿,又都饲养着一群大大小小的牲畜。老师常常从泥田里赶到教室,高高挽起的泥裤管来不及放下,便赤脚站到了讲台上,有时灰白的发里还夹杂着一两截草茎。忙时,我们一群乱蹦乱跳的娃仔,自发去给老师帮忙,黄灿灿的玉米棒子,一根根掰下来,堆成一座座金色的小山。   ……故土的一草一木,故土的前尘旧事,穿透城市的黑,一一涉水而来,与我作最珍贵最温情的约会。在夜雨的背后,虽一宿无眠,却没有丝毫的疲倦。干涸的心,仿佛得到故乡之水的温润,变得鲜活无比。蒙尘的羽翅被濯洗尽净,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让我体味到飞翔的快感。对于长久客居喧嚣红尘的都市边缘子民,对于羁旅天涯的游子,遥远的故乡抑或是关于故土星星点点的记忆,当是一剂理气化瘀、去忧镇痛的良药。一如此刻的我,聆听城市的夜雨,遥想故土的温存,一切躁动与烦乱,终归于宁静和平适。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镇远的回忆 下一篇:走在南湖之畔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