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往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牧 雨 时间:2013-12-21 20: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优美散文
说起来你不信,有一回,两只老鼠差点替我交了学费。   那是1979年春天,已经到了元宵,再过两天小学就要开学了,可是我、兰花姐和小毛弟弟三个人的学费还没有着落。母亲翻箱倒柜,搜遍了每个衣袋,才凑了不到3块钱,还差5块多呢。更要命的是,按照我们赣东北山里人的习俗,过元宵是要舞龙灯的,每家每户迎龙灯少不得三五块礼钱。母亲脸上愁云密布,父亲一声不吭,一大早就到镇上亲戚家借钱去了。   刚吃过早饭,村南祠堂里就响起了震天的锣鼓声、鞭炮声,然后一条威武的火龙就浩浩荡荡,蜿蜒而来,很是气派。要在往年,我们一定会跑去凑热闹,但这回它却显得面目可憎,像一道催命符。母亲吓得脸色苍白,不知所措。末了母亲一跺脚说:“兰花,你带小毛到后山窝去,我和小雨在家里。”   兰花姐愣了一下,就拉着小毛走了。我想,母亲一定是要唱“空城计”了。   果然,龙灯快扭到我家时,母亲就迅速掩上门,爬上阁楼,我帮母亲撤掉梯子,然后往床底钻。我觉得挺惊险,跟电影《地道战》似的。我们准备停当,龙灯就哐嘁哐嘁舞进了我家小院。有人喊了几声:“三婶,三婶在家么?”见没人应,锣鼓便停歇下来,不久重又响起,想必他们觉得还是热闹一番的好。于是吱扭一声,龙灯进了门,东屋跳跳,西房绕绕。我还看见有人舞动红绸大龙珠,两边戳戳捣捣,像是在驱魔赶鬼。稍后,天哪,他们竟闯到我跟前来了!我咕噜咕噜嗓子眼儿直跳,生怕被人发现,那可真是一件丢脸的事情。这时我忽然觉得耳朵痒痒的,似有东西在挠我。侧脸一瞧,妈呀,竟是两只大老鼠!   顺便提一下,70年代末,我们山村还是穷困的,常常一天只吃两顿,老鼠也找不到吃的,曾有老鼠咬了婴儿耳朵的事件发生。现在,这两只大概是一对夫妻的家伙正圆瞪鼠目,商量着如何偷袭。   我差点没大叫一声窜出去,可是——我灵机一动,捏着鼻子“猫”了一声,那两只老鼠果然哧溜一下就往外逃窜。可惜,它们逃过了我这只“猫”,却没能逃过那些杂乱的大脚,叭叽一下,它们便香消玉殒了!   这一下,舞灯人惊怕了。按我们这里的规矩,舞龙灯是不能伤了人家五禽六畜的,那不吉利,还得赔钱。老鼠不在六畜之列,但毕竟也是家鼠,别看平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真要出了事,那也是一桩命案。况且蛇才吃老鼠的。舞灯人偃旗息鼓,嘀嘀咕咕相互埋怨了大半天,才悻悻离去。   我搬过梯子。母亲一片叶子似的,有气无力下了阁楼,眼眶里潮湿一片。   我将刚才的一幕告诉母亲,母亲双眼便又霍地亮堂起来,“快,快!”她颤抖着掀开枕头,下面压着舞灯人的5块钱。   “哎,这下总算有钱交学费了!”母亲长舒了一口气,很狡黠地笑了,然后蹲下身,端详着那两只老鼠,叹了一声:“咦,真是两只金鼠呢。”末了,母亲挺庄重地把它们埋在院里的桃树下。   母亲正呵呵乐着,突然外面就传来小毛弟弟哇哇的哭声。我们冲到院外,只见小毛鼻青脸肿的,活像个大罗汉。   “咋了?咋了?”母亲惊恐起来。 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散文欣赏
上一篇:秋叶 下一篇:城市春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优美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