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音乐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脉 贤 时间:2014-11-12 13: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音乐伴我一生。年近80,有机会还高歌一曲,与年轻人比个高低。音乐,是一种激情;音乐,是一种温暖;音乐,助成了我一生的乐观精神。
  
  小时,父亲因“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在郎溪梅渚米店当店员。他经常开发点业余兴趣。记得小时,有一次他上山砍柴回来,特意砍了根竹竿,教我做笛子。他先锯好长短,烧好铁钳,烫眼要求平均,只一个要近一点。他会吹笛,还会拉京胡一些过门,哼一些徽剧、京剧,如“萧何月下追韩信”、“徐策跑城”之类。母亲是中医,所以,生活还算超过了一般农家。有一次父亲进城购小杂品,还带回来一架“弹进琴”,很新鲜,一只手弹,一只手压12345,父亲弹得很好,母亲也一试就会,我们子女也都跟着学。当年都会弹“燕双飞”、“苏武牧羊”等曲。哥姐都爱音乐爱唱歌,大哥学医前已会3种乐器。这是我从小进入音乐领域的开始,实践中知道了音名,而且从听觉上培养了音阶音域等观念。小学时,学会了口琴、土笛。所以庆祝抗日战争胜利,我在县章氏小学就是学校演奏队成员。到了县立初中,我学会了自己用罐头筒做二胡。抗美援朝60周年的战友活动中,学友、战友吴芳苗还讲:“当年你坐在屯溪中学高中宿舍统铺上拉二胡,简直是鬼叫,大家都害怕从你面前走过。”讲的就是我拉我自己做的罐头筒二胡的故事。经过初中吴家泽老师、高一时朱光纯老师的教导,我已经是学校唱歌高手了。曾打算要我演京剧坤角,所以“打渔杀家”我那时就会一些。吴老师前几年的回忆文章中还写到,朱老师指导张脉贤在初中毕业晚会上唱了“夜半歌声”,获得一致好评。也是朱老师的推荐,一到屯中上高二,余天恒老师就指定我当了学校宣传队队长。罐头二胡、自制竹笛、一把口琴,多样表演,十几个同学在老街、在水街、在高枧等许多场合,宣传“建国一周年伟大成就”,宣传“原子弹不可怕,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不是武器”。政治情绪空前高涨决定了我没有告诉家人,就响应抗美援朝号召入伍了。路过东村老洋桥,见表姐敦厚在桥下河边砍柴,高喊了一句:“我当兵去了,给爸妈说一下,我到芜湖再给他们写信。”6年后才回家探亲。最近,敦厚姐还说,听着车上在唱歌,抬头一看,你在指挥。当时唱的最多的是:“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马上拿起枪”、“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其实在这前一年春节的村里,还由我“导演”了无伴奏演出“白毛女”。
  
  到了部队第一个任务就是教唱“解放军进行曲”、“志愿军战歌”。一年多后,调志愿军六十三军教导团,我已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背着自己买的二胡去报到的年轻军人。那是节约4个月的津贴买的。晚会上没有凳子,张玉柱同志把我扶上桌,坐在桌上给大家演奏了“光明行”、“良宵”。可见,一生没时间打牌,没时间钓鱼,完全自学情况下学会这些,要用去多少时间!由教导团调到志愿军十九兵团留守处,给了我一台乌克兰扣子式的手风琴,占了我所有业余时间。部队回国了,我调到了七三速中当语文教研组长。此时,上级叫我保管着一台非常精致的进口手风琴,更是日不离肩,连肩章都背断了。此时,军地晚会都流行交谊舞会,这就离不开我了:一个手风琴、一个鼓手,舞就跳起来。所以,我说那时舞会我场场到,但我不会跳舞。因为舞友靠的是我手风琴伴奏。之后,正式调到一八七师政治部,不久,取消军衔制,没有肩章,背手风琴更方便了。我也开始负责组织领导文化工作。以“歌咏为突破口”,走到连队,按报纸讲一堂形势课后,我的特长,就是教一首他们喜欢唱的歌,拿着歌子就唱,大家欢迎这首,马上就教。这在当时能做到“拿谱就唱”的人是不多的。再加上作品评论我能讲上点理论,自己也写词谱曲,我也是石祥诗词第一个谱曲者,有文化、有专长,所以,领导都称我是专家。专家在当时既是赞扬也是贬词。但多懂一点方便了许多宣传教育工作的开展。形势教育要配合,我们的演唱组、演出队就跟上了,而且都来自生活,自己创作,连曲子都自己写,肯定受欢迎。所以一直演到北京军区,北京各部,全国性活动,如外宾招待会、1966年国庆晚会等。我曾三进中央电台、六进中央电视台,还为杨振彦、于志亮等独唱作手风琴伴奏。周总理以及贺龙、陈毅等中央领导看我们演出后并和我们合过影。到新世纪后,还听到一些战友讲到,现在还有一批将军,甚至上将,他当兵的第一首歌:“当兵为什么光荣?光荣因为责任重”,就是我在新兵连教唱的。那时,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是经常性思想工作最重要阶段,我基本上都在第一线,也是在发挥着音乐的陶冶作用、鼓舞作用、启发作用以至激励作用。显然,自己也就不断处于艺术实践、音乐实践的生动而自觉的自我教育之中。
  
  我一生与音乐有缘,没有上过学校,连培训班都没有进过。我是因工作需要而促使自己不断学习的。和声、对位,作曲法、指挥法等都全靠自己看书的。当年毛主席走下天安门,广场第一方块,指挥千人唱“东方红”的是我;黄山市党代会上,突然机器失灵,也是我带大家4/4弱起,以正确指挥法指挥大家合唱,使大会顺利在国际歌中闭幕。有一次给大学生讲抗日战争,我是用了十八首歌曲串起来讲的。讲话也常用歌曲,致使全场更加活跃,也提高了讲话效果。看来多懂一点,也还是有用的。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看海 下一篇:贩鱼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