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长安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9 20: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心情日记
从梦中骤醒。她步出阳台。
  
  南方的黄昏。落日熔金,暮云合壁。夕阳下黛青的群山,树影绰绰,她却疑心是无数凛然而立的俑,不觉抿嘴自嘲。她想起子安当年,也曾望长安于日下。
  
  自听过电话那一端传来的钟声,她已按捺不住远行的脚步。四年来。一直念关中,她的梦。是的,一个梦。长安于她的意识里,永远是灞桥烟柳,是咸阳古道;是义山长叹七郎长眠的乐游原;是赋中的阿房和长门;是大秦腔是信天游。而当亲临体会这十三朝古都的魅力时,她突然发觉自己是不完整的,一半的心魂,都留在了齐鲁大地。长相思,在济南。
  
  人说“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她倒是走马观花了,且怀只身打马的苍凉。那些客舍似家家似寄的日子,跃马经过的地方,在记忆中焉地就闪成了碎片……
  
  她记得夕阳下的鼓楼,这边是紫燕翻飞,那边是风筝当头。晚霞曼妙,凝望夜色于天边姗姗而来。钟楼安静地休憩,那青铜钟此时无法摇撼黄昏了。扶着不知哪一朝的砖,她喃喃道:“燕燕于飞,颉之顽之:燕燕于飞,上下其着。”她不是燕子,而总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古道西风里长啸的不羁瘦马。
  
  她记得碑林里的雕梁画柱,初阳从七角的飞檐轻柔泻下,融入古香之中,映照出一片美仑美奂。于是弃了景云钟去拍,幽静的长廊,槐荫的新绿透出植物的清香。
  
  碑林何其伟大,这么多的石头,承载着千年的辉煌。它们被善存。她无奈于与它们相隔的这一层透明晶体,任凭寻觅,也只看到自己的眼睛,些许焦灼,而后放弃。似曾相识的场景,她记得瞻望过,如今失却端详的欲望了。置身于林立的书法和绘画,只剩一些冥想和沉吟。
  
  然而她被另一重天所吸引。轻轻步入展厅,她便发觉其中众鬼寂寂。所有的石像什么也没有说,岑寂里只听得向导合法的噪音。众灯如豆,在那些铜精石怪身后一层深似一层的阴影里,分明有空气流窜,安抚着她敏感的神经。绕着精美的石棺,她眼里尽是赞叹和欣喜。而从漆漆中出来,她便拥紧了眼前的石桩。端上的狮子恰如立体的历史,模糊,冰冷。是否每一匹马不断的奔跑,行走,都只为了寻得栓住自己的桩?她眯起眼,再次看到金色的的螺纹线,在阳光里,一圈一圈。
  
  她记得在历史博物馆的底层,是复原的铜车马。举起相机的一瞬,是灵光掠过,她敏锐地捕捉眼波流动的来处。而后与它对视,各自会意一笑。喜悦之情,心照不宣。
  
  她还记得那日辗转到得临潼,烈日当空,各色人流穿梭于西北干燥的空气里,高声言语。她寻觅不到秦陵的霸气,此间所有的事物都让人感到压抑。她只是想纵身跃下坑,这样急切地渴望触摸那些过于生动的兵佣。拉着他们的衣襟,低声地问,可有谁,是千年前不曾盼回的情人。仍是无奈,观望阶梯的红毯只为老克而设,空做对牛谈琴的介质。返途中经过华清池,她不禁回头看绣成堆的骊山,山顶千门依然次第开着,可惜再无荔枝来了。想起元曲中唱道:
  
  西风渭水长安,淡烟疏雨骊山,不见昭阳玉环。夕阳楼上,无言独倚阑干。后来她在南下的火车上一遍一遍回想的当然不止这些。还有古城墙雄伟,大雁塔的隽美,还有如蜃景般浮于视线的秦岭,鸟群在高空中拍打翅膀的声音,还有关中人民刚毅的面容,众多小吃的情难独钟……只是,只是归期已至。不容商量。多日来身心倦并快乐着。
  
  于是这一切似乎远去了,不及遮挽。直至今日,她的双十年华的庆典,方梦回长安。
请点击更多的心情日记欣赏
上一篇:童年那场雪 下一篇:珍惜所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心情日记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