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冰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鲁 祖 华 时间:2015-04-25 14: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少年家贫,可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十二岁的我已知为父母分担生活的重担了。
  
  曾记得那年6月的一天傍晚,按惯例,我背着书包来到路口替换卖冰棍的妈妈回家吃饭。妈妈走后,我将书包垫在屁股下当板凳坐,扯开嗓子高一声、低一声地喊叫起来:“三分钱一根——卖冰棍啦——谁买冰棍啦——”喊叫一会感到喉干舌燥,喉管冒烟,箱子里的冰棍诱惑更为强烈地向我袭来!但我只能用舌子舔着嘴唇,硬是不敢动箱子里的冰棍。因为一根冰棍赚不到3厘钱,吃一根就等于白卖了十几根,何况一天又能卖出多少根,又能赚几角钱?吃一根冰棍于当时的我完全是一种奢望。因此我只能在给别人拿冰棍时可怜地咽下唾沫。为了对付口渴和饥饿,我开始数卖出的冰棍,十个、九个、八个——卖一个数一个,终于箱子里只剩下孤零零的最后一根冰棍了。
  
  来人买了,我急忙拿出来,可是来人看了一眼转身就走开了。我惊奇地仔细端详,才发现最后这支冰棍因时间过久头上化了一截,这可怎么办哩?吃又不敢吃,卖又卖不出,小小的冰棍将我压在街头。我突然急中生智,扯过垫坐的书包,找出铅笔,见四下无人,打开箱子拿出这支残缺的冰棍,按在箱沿上小心翼翼地连割带刮,将已化的一截削掉了一小块,经过整容后的冰棍虽然短了一点,但又恢复了长方形的模样,不仔细看没有两样。
  
  做完手术,我充满信心起劲地叫唤起来。终于迎来了一位老大娘领着一个约三四岁的小男孩,离我不远时,小顽童挣脱老大娘的手蹒跚地向我跑来,胖乎乎的小手里握着三枚一分的硬币,像捧着稀世的珍宝,我小心地将冰棍捧给小孩,一直瞧着他咬了一口,我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我兴奋地背起书包,拎起冰棍箱,连蹦带跳地朝着家中的方向跑。没行多远,朦胧的夜色中出现了妈妈的身影,妈妈接过我肩上的冰棍箱,拉着我的手一起往家里走,我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悠然自得地将我改造好最后一支冰棍的经过向妈妈如实地讲述了一遍,讲着讲着,我感觉到妈妈松开了我的手,脚步也随着慢了下来,后来干脆停了下来,转过脸凝视着我,我不知所措,慌忙中连叫几声妈妈,妈妈好像从沉思中猛醒,伸手掏出三枚硬币塞到我手里,说:“快给那个小孩送去。”
  
  我惶然地接过钱,转向原路跑不多远就追上了老大娘和小男孩,我将钱往老大娘手里一塞,不顾她的叫喊,扭头就跑。我几乎是用嘶哑的哭声叫喊“妈妈”,妈妈终于停下脚步,我低着头走到妈妈身边,妈妈叹声气将我揽了过来,低声说:“咱家虽穷,但到啥时咱也不能做坑人骗人的事。”说着将半块我最喜欢吃的酥油饼塞到我手里,我再也憋不住内心的冲动,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眼泪似串连的珍珠一串串地往下掉落,将半块酥油饼淋得透湿,吃到口里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妈妈的唠叨 下一篇:老妈和我逛网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