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柳树下的守望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21 22: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燕子终于忙完了手头的活,几天没去看妈妈了,有点担心,就匆匆把店门关了,到街上买了点肉和菜,又买了一笼小笼包,赶紧骑上电动车,去看娘家的妈妈
  
  镇上离家也就几里路,一会就看到了村子,还没到村口,燕子就看到村头大柳树下坐着一个老人,正眼巴巴地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从大老远就能认出,那是自己的妈妈,肯定又是想弟弟他们了,燕子心里难受,眼泪就下来了。
  
  “妈,你怎么又在这里?”燕子把车支在路旁,来到妈妈面前。
  
  “燕儿来啦,妈妈没事来外面转转......”妈妈有点难为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燕子看着,又不忍心说妈妈,就不再说什么,和妈妈一起往家里走。
  
  “燕儿啊,还有多久就放假啦?”走了几步,妈妈又忍不住回头看看大路。
  
  “妈,快走吧,彬彬他们回来会打电话的,放假还得半月呢。”
  
  “奥!”妈妈不好意思地笑笑,像个听话的孩子,燕子心里却酸酸地想哭。弟弟两年多没回来过了,妈妈经常坐在村口的大柳树下等,自己怎么劝也不顶用,有时难免埋怨几句,可妈妈依然如故,自己除了心疼妈妈,也对不懂事的弟弟越来越失望。
  
  到了家,燕子把菜和肉放好,取出包子放在桌上,娘俩坐下吃,刚吃了两口,妈妈又开始念叨:“斌娃都两年多没回来了,妈想静静了,他们今年暑假回不回来啊?”
  
  “妈,你先吃,吃完我给你打电话问问。”燕子实在拿妈妈没办法,只好顺着她。
  
  吃完饭,燕子把桌子收拾了,在妈妈眼巴巴的注视下,拨通了弟弟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那头才接上;“姐,家里没事吧?妈妈好着吧?”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啦?你还知道你有个妈啊?”一听到弟弟的声音,燕子心里就来了气。
  
  “姐姐别生气,我们不是忙吗?没空回去,等稍微闲点,就回去看妈妈。”弟弟每次都这么说,可这一说就几年,妈妈还能活几年啊?
  
  “妈妈想静静,天天坐在村口的柳树下望着路口,你们假期带孩子回来看看吧!”燕子缓和了下口气。
  
  “姐,我假期要给学生补课,娟子还要去进修,静静也要上补习班,哪里回的去啊.....”弟弟又开始诉苦。看着妈妈那期待的眼神,燕子真想把弟弟大骂一顿,可是,妈妈听到,又要伤心了,哎,早知道这样,当初还不如不供弟弟上大学呢。
  
  “彬彬,妈妈老了,耳朵也不灵了,眼睛也有些花了,你们还是抽空回来看看妈吧,老人家还能活几年啊。”燕子几乎是在求弟弟了。
  
  “姐,不是我不想回去,真的有难处,再说,娟子,那个,姐,我明天给妈打些钱,你给妈买些好吃的,我有空一定回去。姐,妈就辛苦你多照顾了。”电话那头支支吾吾,显然是弟媳妇不愿意让弟弟回来。唉,她爸爸妈妈都在跟前,这个千里之外的婆婆,哪里会放在她的心上。
  
  “彬彬,咱妈不缺钱,你寄回来的钱妈都给静静存着呢,一分都没花,地上补助的钱够妈用了,还有我呢,可妈想儿子,孙女,我能代替的了吗?你自己跟妈说!”燕子真生气了,把手机递给妈妈。
  
  妈妈用颤抖的手接过手机,还未说话眼泪就下来了:“斌娃啊,你们啥时候放假啊?静静都长多高了啊?都该不记得奶奶了吧,放假了带娃回来转转......”燕子不忍心看着妈那可怜的样,也怕妈妈看到自己的眼泪,转身走出屋子,坐在院子里生闷气。
  
  弟弟小时候多听话啊,又懂事又机灵,从不惹爸妈生气,好不容易长大了,上了大学,工作了,娶了媳妇,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原以为妈妈终于可以安享天伦了,可弟弟怎么会变得越来越冷漠,连她这个相依为命长大的姐姐和受尽苦难的妈妈都忘了呢?要是爸爸还在,妈妈至少还有个伴,也不至于一个人守着一栋空宅子,孤苦伶仃了。
  
  想起爸爸,燕子又难受地哭了。在燕子姐弟小时候,他们的家还是很幸福很温馨的,妈妈勤劳能干,爸爸学的一手木匠的好手艺,每年农闲时出去打打工,小日子过得也很宽裕。姐弟俩上学成绩又好,爸爸说一定要供他们上大学,为祖上光耀门楣呢。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燕子上高中那年,爸爸晚上骑车从工地回来,遭遇了车祸,当场死亡,那个可恶的肇事司机居然跑了,调查了很久,也没找到线索,只能不了了之。
  
  没有了爸爸,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只靠妈妈种地那点收入,根本就供不了两个孩子上学。在至今还依然重男轻女的农村,男孩子就是一个家里的希望,为了爸爸未了的心愿,为了帮妈妈减轻负担,燕子主动退学,和村里的姐妹去南方打工,供弟弟上学。
  
  南方的工厂里,条件那么恶劣,成天在流水线上工作,为了多挣点钱给弟弟用,燕子没日没夜地加班,每天累的都快散架了,,节假日也不肯休息,每年只在过年时回来几天,又踏上南去的列车,只为了弟弟能安心完成学业。好在弟弟也很争气,先考到了市里的重点高中,三年后考取了一所师范大学,毕业后到新疆当了一名教师,虽然离家远,可毕竟有了光明的前途,燕子和妈妈心里还是觉得很欣慰。
  
  燕子直到弟弟工作了,才回到老家找了门亲事结了婚,那年她都二十七岁了,在农村都成老姑娘了。结婚后,燕子凭着在工厂里学的那裁缝手艺,在离家不远的小镇上开了家裁缝铺,生意还好,又可以就近照顾妈妈,虽然累点,可燕子心里也很满足。
  
  弟弟刚工作那几年,每年寒暑假都会回家看望妈妈和姐姐,帮妈妈干地里的农活,帮燕子照料小店的生意。那时候,娘仨坐在一起乐呵呵地吃饭,晚上在院子里乘凉,听弟弟讲一些学校里的趣事,一家人多快乐啊。
  
  后来,弟弟在工作的城市按揭买了楼房,找了同一个学校的女老师结了婚,为了帮弟弟筹备婚事,燕子拿出所有的积蓄,为这事还跟婆婆闹得不合,老公也颇有微词,可为了自己的弟弟,燕子都认了。妈妈也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总算让弟弟风风光光地成了家,娘俩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着了地。
  
  生下静静后,弟媳妇要上班,弟弟把孩子送到老家让妈妈带,正好村里的地征收了,妈妈也闲,有孩子陪着,日子过得倒也惬意,弟弟和媳妇也天天打电话来,只要放假就赶回来。那时候的妈妈,整天笑呵呵地抱着孙女满村子转,可精神了。
  
  静静三岁后,要上幼儿园了,弟弟他们就把孩子接走了,孩子刚走那些日子,妈妈急的吃不香睡不着,天天盼着放假了,就能看到儿子和孙女了。可是,自从静静上小学后,娟子就以孩子补课为名,再也没让孩子回来过,弟弟也说忙,几年没回来了。每次打电话问,弟弟就说给她们打点钱,好像自己和妈妈给他们打电话就是为了讨债似得,弄得燕子连电话都不好意思打了。
  
  燕子一直想不通,弟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按说他们两个都是老师,受过高等教育,为人子女的道理应该比自己懂得多,可他们怎么能忍心把妈妈孤单单地丢在家里,连回来看一眼都没时间呢?真的是他们太忙,还是弟弟已经忘了本?
  
  “燕儿,别哭,斌娃说有空就来看妈呢,再说,妈不是还有闺女在身边嘛。”妈妈接完电话出来,看到燕子坐在院子里抹眼泪,又过来安慰女儿。
  
  燕子擦去眼泪,看看天已快黑了,还得回去照顾孩子呢,就安顿妈妈:“妈,我回去了,你记得按时做饭吃,不舒服了就吃药,别再去路口等了,他们回来会打电话的。”
  
  “嗯,妈知道,再不去了。你路上骑慢点,小心车!”
  
  娘俩相跟着出了院子,燕子走出大老远,停下车子回头望,妈妈还站在院门口的槐树下,单薄而可怜的身影慢慢地融入夜色,燕子又忍不住流下眼泪。
  
  几天后,当燕子再次来到村口时,她依然看到妈妈坐在路旁的老柳树下,两眼定定地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好像一座雕塑......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