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母亲说评书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建容 时间:2014-04-17 22: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想想自己的童年旧事,历经10多年bodog88博狗官网风雨的侵蚀而仍能留在记忆中的,居然是我给母亲说评书的片段。     那时候,村子里只有一户做柳编手艺的人家买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每天下午6点半,广播电台播放刘先生说的评书《岳飞传》,刘先生字正腔圆,铿锵嘹亮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乡亲。在农村,晚饭没有固定时间,一般太阳落山了,各家才行炊事。夏天,晚饭要到晚上8点,因为我年幼,没干农活和家务活,太阳还老高就去坐着听书,最好的还是冬天,昼短夜长,下午5点半就吃晚饭,这样,我就可以早早去哪户人家里听评书了。     母亲听不到刘先生说的评书,她白天到田间劳作,回家要做全家6口人的晚饭,还要喂猪,做鞋。我看着母亲一声不吭的忙这忙那,不知是受刘先生的感染,还是想丰富一下母亲的“业余生活”,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把听来的刘先生的段子,每晚回家后讲给母亲听,这样,母亲就可以边做家务活,边听我说的评书了。     母亲常常在邻居面前夸我,这是因为我说的评书只允许母亲一个人听,如果有第二个人在,我就不说了。夏日,母亲在月光下纺棉线,冬天,母亲在油灯下纳鞋底儿,我就在她身边。纺棉线时,我枕着她一条腿;纳鞋底儿时,我头枕在她腋下,总要依靠着母亲的身子。母亲总说我像     天天趴在门口的那只黄毛小狗,离不开家门儿。     不过,母亲也有精力“不集中”的时候,我说着说着,听不见母亲的纺车转了,纳鞋底的动作停了,抬抬头,才见母亲在打盹儿,就问:“娘,你听见了吗?”母亲身子一沉,说:“我听见了。”我便考考母亲:“刚刚我说的什么?”母亲想了想,说:“牛皋被金兀术骑在身上,一口气没上来气死了。”我忙说:“错了错了,你还说听见了呢!”那时我常想,一定是自己说的不及刘先生精彩,于是,提高自己的声调,甚至比划几下。于是,那纺车又转起来。有时,一个晚上我要问多次:“娘,你听见了吗?”“我听见了。”有时,我在母亲的腿上或腋下,不知什么时候,被母亲抱到了床上……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上一篇:无雨的天空 下一篇:今天是你的生日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