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无敌老妈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11 22: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和妈妈
老妈啊!如果你是大地,我宁愿是地上的一座山;如果你是山,我宁愿是山上的一棵树;如果你是树,我宁愿是树上的一片叶。 老妈砍价堪称沙场老将,150元的东西砍到25元那是家常便饭,害得市场里的商贩走卒远远看见老妈便魂飞魄散,像看见日本鬼子进村一样准备收拾东西走人,况且老妈火眼金睛,一眼便能瞧出那些小贩缺斤少两之类的猫腻。如果光是能发现猫腻倒也罢了,关键是她还不依不饶地拉对方去派出所讲理。听说她怀我的时候,在一次买菜时发现人家在秤盘底部贴磁铁增加重量,顿时勃然大然要送那人去公安局。 我16岁那年风华正茂,和我相比老妈相形见绌,开始害怕变老,于是老妈在家里三令五申禁止不准说“老”字,否则家法伺候,让其三个月不知肉味,剥夺吃饭权利一天。头几天,处于磨合期的一家人磕磕碰碰总是难以适应,老爸一开口便是老婆,我一张口就是老妈。老妈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破坏规则按规则惩罚。”于是我们家又过上餐餐豆腐青菜豆腐的日子。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和老爸都学乖了,“夫人”“妈咪”叫个不停,见到老鼠喊耗子,见到老鹰喊大鸟,害得我见到老师就喊师父,搞得老师以为我《西游记》看多了,看出毛病来了。 对待我的学习,老妈的态度是打一棒再给一颗棒棒糖,也就是软硬兼施。她知道我的文科成绩像上了岸的鱼或者是晚期的癌症患者,已经是无力回天宣布死亡了,她也知道我弹琴如鱼得水,于是就劝我应水击三千里,然后乘风破浪,如果有机会就“扶摇而上九万里”/她看见我的弹琴考过6级后欣喜若狂,四处炫耀,还决定请全村的老小吃饭,搞得左邻右舍纷纷打听我是不是去考音乐学院。 高一开学时,老妈送我去交学费,交完学费,老妈带我上饭馆,突然神秘兮兮地问我:“婷子,老妈看起来是不是很丑?”我不明就里,说道:“是啊,有点丑!怎么啦?”老妈顿时神色黯然。我拉起她的手说:“老妈,我是开玩笑的,是骗你的,你要是丑,别的女人都不用活啦,你怎么会这么问呢?”老妈说:“为什么你同学的妈妈都那么漂亮?”我哈哈大笑,说:“老妈,那是人家的姐姐,你不要瞎猜,好不好?” 说实话,从小到大,我从未嫌弃过老妈,不是儿不嫌母丑,而是老妈毫不吝啬地把爱全部都给了我,我当然是没有理由嫌弃她的。只是我的学习成绩太差,很多时候不免让她比较失望。上高中之前我跟老妈说找个差的学校混几年算了。老妈立即拉下脸来,说:“你说什么?什么叫混?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我容易吗?含辛茹苦地供你读书,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老妈说得声泪俱下,我也不由得一把抱住老妈,说:“老妈,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也爱你,一生一世。” 时光划过你的脸,时光斑驳你的发,年复一年独为我,提蓝灯光看妈妈,我的无敌老妈,你是我的最爱! 请点击更多的我和妈妈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和妈妈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