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布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潘 志 远 时间:2015-09-29 14:1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离我而去已十余年了。
  
  夜阑更深之际,思念漫上心头,总想寻点什么,聊作慰藉。举目墙上没有母亲的遗照,伸手案头没有母亲的旧物,翻箱倒柜,也一无所获。倒是在不经意的角落,觅到一双布鞋,掸落灰尘,捏在手里,仿佛掂着沉重的往事。
  
  我穿过多少双母亲做的布鞋,怕是难以尽数了。其中有单鞋,也有棉鞋;有浅口的,也有深帮的;有样式拙朴的,也有稍露洋气的。每次穿上布鞋,那种轻松、踏实和温馨,是城里少年无法体验的。这使我吟孟郊“慈母手中线”诗句时,心里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记得我入城读书那年,母亲灯下夜夜赶制,然后将一双崭新的布鞋塞进我的行囊。当我穿上母亲缝制的精致的布鞋,走在校园林荫小径,踯躅在大街小巷的水泥路上,步履轻健,了无声响。曾经有一段时日,我鬼迷心窍,颇迷恋皮鞋。觉得穿着布鞋,就像丑小鸭,低人一等。等后来自己花钱穿皮鞋,方感到皮鞋擦油之烦,且沉重有加,全无布鞋的轻逸、合脚,也不像布鞋刷刷拍拍,那么便利。这时候,不禁又对布鞋多了一分亲近。
  
  初冬飘雨飞雪时,母亲夜夜坐在火炉边,为新鞋上线。外面雨打瓦檐,雪扑窗棂。母亲对着昏花的油灯,长一针,短一线,手冻僵了放在火炉上烤一烤,继续忙到夜阑。有时鸡打鸣了,才上床休息,而我们早在梦里走几回了。
  
  一进腊月,全家人的新鞋做好了。为使新鞋不夹脚,母亲给新鞋一一上栓,且放到阳光下晾晒。新年,我们穿上新鞋访亲串友,无论走到哪家免不了受到夸赞。那时,我心里为母亲颇感到自豪。
  
  穿着母亲做的布鞋,彳亍蜿蜒的田塍,攀爬崎岖的山路,穿走狭长的胡同,漫步霓虹灯闪烁的街头,虽然没有炫耀的足迹,夸张的跫然足音,但步履轻轻,仿佛行云流水,不滞不涩,划过乡村,划过都市,如一曲流畅的bodog88博狗官网交响。
  
  如今,我不能再穿上母亲为我做的鞋了,仅剩的一双布鞋,我也将洗净,贮藏起来,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我只能让回忆穿上它,在遐想中,在思念里,走回乡村,于黄昏灯前,烟气腾腾的灶旁,老屋繁荫的桦树下,满园青绿的菜畦边,波光粼粼的池塘岸,去看一看我一生瘦削的母亲。
  
  又是桑梓故土地,不见灶旁起炊人。掷笔三叹,难再缀文。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粽子 下一篇:当母亲老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