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角飘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崇 坤 时间:2015-08-18 00:5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走进家的老屋,眼前仿佛再现出母亲为我们忙碌“吃”的身影……
  
  小时候,尽管家里山芋不很多,可母亲总要在年冬的一天里,为家里的几张小嘴做点芋角。母亲首先将一篮山芋去皮洗干净,尔后在傍晚时分将山芋切成薄片至一口大锅里,再加上适量水分烧煮。也只是一个多钟头的时间,熟透的山芋顺着锅盖缝向外溢出浓浓的香甜味。母亲这才揭起锅盖,随手从一小瓦罐里抓出两把芝麻撒向山芋上,且又用锅铲将芝麻和山芋拌匀直至搅成硬糊状;接下来,母亲将硬山芋糊铲起,如制作豆腐那样用布紧紧地包起,压结实。
  
  次日天一亮,母亲忙进行她的第二道工序———将已板结的山芋切成一片片;大多一个小时后,母亲切完芋片。“四伢子,快起来帮我将芋片摊到日头里。”母亲对我说。冬日午后的阳光较强,母亲赶紧将已晒好表层的山芋片又一一翻过边来晒。
  
  晚上,母亲又一人坐在小煤油灯下,将一块块芋片剪成细条条芋角,并让日头晒上又晒,直到彻底干燥为止。
  
  那时,懵懂的我,一味对有芝麻点的芋角垂涎欲滴,总巴望母亲早点将芋角炒熟,却不知我那“三寸金莲”小脚的母亲,做芋角如何地花费功夫且又十分地辛苦。
  
  终于盼来母亲炒芋角的这一天———腊月二十里的一个下午,母亲首先将灶洞生起柴火;待铁锅发热后向锅里倒上几滴桐油,紧接着,又向锅里倒入半瓢沙后再放入适量芋角。母亲说,用此方法炒芋角,芋角不仅易熟且松脆好吃。不一会儿,那灰色的山芋角在沙子里上下翻滚几个回合后,渐成橙黄色,而且向我飘来一股独特香味。这时,双颊被灼热铁锅炙得通红的母亲,当即将锅里芋角铲起到铁筛里,筛去沙子再倒入簸箕里。我当时嘴馋,不怕芋角还有些烫手,便立马抓上一把且一根根地有节制地嚼吃着。母亲见我吃芋角时那样边咽边咂着嘴,像是体会其中滋味,更是有着无法形容的喜悦。
  
  之后的每年年底,母亲把做山芋角当作一项自豪的任务去完成,而我则多了一件麻烦事———母亲将炒熟的山芋角分别用几个小方便袋装上,让我送给没有做山芋角的人家孩子品尝。
  
  那个年代,农村物质贫乏,唯有山芋角是穷家孩子的腊正两月里最好的奢侈品。相比之下,今天的农家孩子有多幸福;除随时可吃那五花八门的副食外,还常可吃到各样的水果。
  
  悠悠岁月,绵绵追思。母亲的山芋角在我的记忆里永远这么的清晰,这么的香甜,它除带给我童乐外,还带给我无边的自豪与骄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微笑 下一篇:昨夜,我梦见娘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