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灶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张 太 平 时间:2015-04-10 12: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得知我假期要回来小住几日,提前几天就忙着准备,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忙碌的身影。临近家门,远远望去,烟囱里炊烟袅茑升起,每次回家都这样地看着,是那样地熟悉,当我踏进厨房,那热气腾腾的灶台上,母亲备了很多菜,锅里炖熟的鸡飘着浓浓的香味,我赶紧放下包,走到灶台前帮续柴,母亲说一个人能行,别弄脏了衣服,边续边和母亲聊天,临近中午,母亲做了一桌既丰盛又好吃的菜,有干扁豆烧肉、山芋粉圆子、还有菜园地里的生态菜,父亲拿来了酒杯说:好好地喝几杯,母亲边吃边为我们夹菜,儿子不时地说着奶奶烧的菜好吃,母亲的脸上溢满了笑容,我和父亲对饮着,浓浓的菜香与酒香溢满了客厅。
  
  记忆中,我和弟妹还小的时候,母亲操持一大家生活,吃了很多的苦,那时,生产队按工分计酬,母亲天不亮就起床,打一蓝猪草回来,然后,洗好全家人的衣服,又要忙着做饭,白天要出工,家里的事就要起早贪黑地干,尽管我们弟妹五个,粮食也不够吃,由于母亲会烧菜又会调济,平常还淹制了许多咸菜,日子也没有觉得苦就挺过来了。我小时候的印象中,母亲是整天围着灶台转,家中一日三餐,队里要是集体挑围堤、修水库,几十人的菜饭,都要安排母亲去做,母亲煮的饭不糊汤,而且,菜的味道烧得好,有一次,母亲有别的事去了,安排另一个人烧饭,大家都觉得没有母亲烧的菜好吃,因此,母亲的橱艺就一下子传开了,以后,只要乡邻间家中有大事,如盖房子、红、白喜事等,都要找母亲去掌橱,几十桌的酒席,母亲安排洗菜、配菜井井有条,从不慌乱,定会准时开席。后来,邻近村庄十里、八里都知道母亲烧菜的手艺,母亲就更忙了,掌橱是一天到晚围着灶台忙碌,不仅要承受油烟熏,而且冬天母亲的手爱生冻疮,肿的化浓,只要有人来找她帮忙,母亲从不推辞,夏天天气热,母亲的脖子上始终挂着一条凉毛巾擦汗,好在母亲的身子骨硬朗,从没说过累字,母亲一生勤劳、善良,与邻里相处都很和睦。那时,乡下哪家有婚嫁喜事,能找到母亲掌橱都觉得有面子,因母亲乐观的性格,常说些笑话调节气氛,帮人出主义,安排一些事,偶而会遇到两家来约请,母亲也有为难的时候,但她都会细心地处理好,让别人都能理解。直到母亲过了花甲之年,还不断有人请她掌橱,我知道情况后就劝母亲不要去了,年龄大了,要是累倒了怎么办?母亲说:都是熟人,乡邻间也拉不下情面。后来,我和弟妹都相继到城里工作后,母亲是既高兴,又有些失落,她常说道,我和你父亲烧几个菜要吃几天,言语中是盼子女们能常回家看看。
  
  现在大的节日都有假,回去也方便,尤其是春节、中秋节,我和弟妹都要一起回家团聚,每次母亲都要做糯米团粑,老家称糯米团粑叫“和团”,以示团圆、吉祥之意,尽管做团粑费时费力,我总劝母亲不要做了,而母亲依然如故,坚持做一些让我们带回来,老人家是丢不了那延习多年的习俗,更是融入了对儿女的浓浓情意。
  
  母亲明年就是七十岁了,我常常责怪自己疏忽,因为回报母亲的爱,应该是平常的点点滴滴,哪怕短暂的团聚,她就会满足,就会觉得幸福。“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母亲的灶台,见证了母亲的勤劳与善良,那一方灶台,融入了多少对子女深深的爱,它是家的温暖港湾,我倘佯在温暖的港湾,感受着浓浓家的温馨与快乐。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