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3-28 22: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忆母点滴 我知道终有这一天,只是不知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2011年5月28日,注定是个黑色星期六,当我刚从一场噩梦中醒来,紧接着收到一条黑色的消息:母亲走了。我的眼前一片空白,脑海一片空白,只有泪水,从眼眶里汩汩而出。
  
  在母亲的一生里,节俭是贴在我记忆的第一个标签。在那个物质贫乏的日子里,一件蓝色对襟褂,母亲不知穿了多少年,补了多少次。每次开饭的时候,母亲总是等我们吃好后,再端起碗。我曾有些纳闷,现在我明白:那时粮食馈乏,哥哥们在田地里干活,我正在长身体,她是先让我们吃饱,然后用一些剩汤剩饭充饥。母亲一生很少花钱,但为了挣钱让我读书,母亲终日挖草药、摘茶叶、焙表纸。我清楚地记得,每次开学的时候,母亲总会从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手帕中,拿出一沓钱。每次看着母亲苍老而有些颤抖的手,我只有一个想法,好好学习,回报老母。直到晚年,生活条件好转,母亲仍然保持着节俭的习惯,每次回家,我少不了给些钱给她,可母亲总不愿接那么多,收了也舍不得花。直到临终前,她还剩下7000多元。一生生了7个儿女的母亲,正是用这种节俭,将一个个儿女哺育成人,也在默默地教育着他们。
  
  平凡的母亲身上,勤勉,一生与她如影随行。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喂鸡喂猪,打扫房间,收拾家当,洗衣做饭,然后去田地里忙活,晚上就着一盏煤油灯,给一家人缝缝补补,直到深夜。即使是下雨天,不能去田间地头,她仍然忙忙碌碌,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记得父亲去世那年,我想接母亲来城里享享清福,可不到一个月时间,母亲就呆不住,她说妈就是这个命,闲着闷得慌,家里许多事,你还是送我回去吧。母亲,当我再次来到您的身旁,您已安详地躺在棺木里,可就在前一天下午,我听说您还在为嫂子剥蚕豆。蚕豆犹在,斯人已逝,只有徒然的悲叹。
  
  一生在泥土上行走的母亲,似乎始终保持着泥土的秉性,泥土一样的包容,泥土一样的无私。母亲生前最怕连累别人,包括自己的子女。这些年每次回家,母亲总对我说,希望我走时快快的,千万不要卧床。为了这个心愿,母亲常到邻近的庙里烧香。菩萨保佑,我母亲从发病到离世仅仅几个小时,我为母亲走时少了些痛苦庆幸,也为没有服侍她一天,没有在她弥留之际送别她感到深深的遗憾。在乡下,邻里之间,家族之间,儿女之间,纠纷在所难免。但我的印象中,母亲很少与人发生争吵。目不识丁的母亲,也许不知“六尺巷”的典故,也不知“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名句,而是用自己的一言一行,用自己的一生处世态度朴素地践行着。
  
  用世俗的眼光,母亲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她的节俭、勤劳、宽容、善良,让我一生受用不尽,并深深地影响我的一生。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为我们做布鞋 下一篇:母爱无等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