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种念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敏 英 时间:2015-03-03 12:3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回老家看母亲,走进院子,看见七十多岁的她正在院子的一角弯腰翻土。看见我来,甚喜。我问:娘,您这是忙啥呢?她慢慢直起腰,气喘吁吁地说:我想刨块地,种点青菜和玉米。
  
  “您这人真是,种了一辈子地,还没种够?”说着,我把带的东西放进屋里,随手拿了两个凳子和一挂香蕉,和母亲一块坐在院子里。
  
  春天的阳光,温暖和煦,劳作的母亲脸上挂着细密的汗珠。我递给她毛巾,又递给她香蕉,同时也把疑问递过去:怎么想起在院子里种地?
  
  “我现在不是没地了嘛。”母亲说的是事实,从去年春上她得了一次头晕病起,我们就不让她再种地了。开始她不舍得,我们再三劝说,又给她算了一笔种地的帐,她才说考虑考虑。母亲上了年纪,种地已没有力气,我们又不在她身边,干点活都得找人帮忙,一年忙下来,除去成本,她那一亩多地收入真是了了的。种庄稼说起来容易,其实从种到收,繁琐得很,样样得操心。母亲头晕就是因为春天浇麦时一急加上累引起的。“别种了,操心受累不说,看病花钱不说,关键是自己受罪。”听了我们的劝说,母亲想了两天,百般不舍得把地让给了别人。她说:不种就不种吧,省得你们在外面挂着我。听了这话,我心里一热,原来她决定放弃种地不是怕自己操心受累,而是怕给我们增加心理负担,还怕累病后给我们添麻烦。
  
  没有地再种的母亲,开始变得没着没落。她在电话里问我:庄稼人不种地,还叫庄稼人吗?过了几天又说:你说庄上的人都忙这忙那,就我闲着,我心里怎么发虚。听了这话,我心里五味杂陈。早早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去外地上学工作的我,原来并不太理解母亲的心,不理解一个农村母亲对土地割舍不下的感觉。我们以为不让她种地,她就轻松了,哪想到,干了一辈子农活的她,人虽歇着了,心却歇不得。怕她一人在家寂寞,接她出来跟我们生活,她不愿意,即便出来,也总说不习惯,住几天就要回去。看来,人老了,真的是“故土难离”。
  
  我和母亲正说着话,邻居二婶来玩,看到院子里翻的地,对我说:你看你娘,有福不会享,闺女儿子都给钱花,想吃啥,街上都有卖的,她还非得要在院子里种地,你说这巴掌大的地儿能种什么。
  
  母亲苍老的面色和有些茫然的表情,让我心里一动,我想: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母亲,已经习惯了秋种春播,土地,是她的根,也是她的寄托,对她来说,只要有块地,不论大小,种上庄稼,看着青芽绿苗,她心里就有了念想和希望,就像当年看着幼小的我们一天天成长一样,那颗没着没落的心也因此得以安放。于是,我笑着对二婶说:我娘种念想,种希望。
  
  “啊?”二婶显然没听明白,我也没再解释,只是说:二婶,你和我娘说话,我把这点地接着翻了。
  
  母亲看我一眼,菊花样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