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腊八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徐 有 权 时间:2015-02-16 13:2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今朝佛粥更相馈,反觉江村节物新。”又到农历的腊月初八,舌尖上掠过温润的粥香。
  
  母亲煮腊八粥有自己的一套配料,生活困难的时候以饥菜为主,加红豆、大豆等五谷杂粮,只要凑满八个品种就一齐下锅煮。其中饥菜有浓重的时代特点,顾名思义就是灾荒年月充饥的菜,后来就演变成一种地方风味的食品。其制作方法倒也简单,青菜洗净后在开水里过一下,晾干后挂在屋檐下,随吃随取。后来条件好了,母亲煮腊八粥的用料有了讲究,有糯米、红枣、红豆、绿豆、花生、莲子、桂圆、百合等。腊八节这天,鸡叫头遍母亲就起床了,将前一天泡在盆里的红豆、绿豆捞起来,然后和其它配料一起放入锅里煮,先用大火煮沸,再用文火慢慢煮。这时,满屋子蒸气缭绕,粥香四溢。
  
  腊八粥煮好后,母亲总是先盛几碗端给在我家舂年糕粉的邻居。他们有些不好意思,说用你家碓臼让你们一夜未睡好,还吃你煮的腊八粥,真是过意不去。母亲是个热心人,她说:“邻居好赛金宝,这样客气就有点见外了。你们来吃,我来帮你们筛糕粉。”那时只有我家有碓臼,邻居们往往要排着队,日夜不停地舂着糕粉和汤圆粉。那咚咚的响声似迎春的锣鼓,震得人心旌摇荡。碓臼就是在地上安一个石臼,然后在架空的枕木上安装一个丁字头木杵。利用杠杆原理,人们站在枕木后面一踩一松,包着铁器的木杵头把石臼里的糯米砸成粉末。踩木杵是力气活,男人们没踩几下便汗流浃背。女人们蹲在石臼旁,用箩筛筛出细软的米粉。那时没有电磨,要想把糯米碾成粉就靠这种原始的工具。现在这种原始的工具早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只有在农家乐的游园里还能见到它的踪影。
  
  我们起床后,母亲就会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腊八粥。她问我们好不好吃,当我们说真好吃时,母亲就会露出一种特别满足的笑。年复一年,母亲把煮腊八粥当成了她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无论是儿女还是孙辈们都喜欢吃她煮的腊八粥。每年一进入腊月,她就预约我们记住回家吃腊八粥。我知道腊八粥己不单纯是一种年俗,它融入了母亲太多的亲情。看着儿孙们香甜地吃着腊八粥,她那苍老的脸上写满幸福。这个传统延续了几十年,直到母亲去世。
  
  我时常想起母亲煮的腊八粥,想起母亲坐在一旁慈爱地看着我的那种目光。虽然再也吃不到母亲煮的腊八粥了,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永远有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爱难忘 下一篇:陪母亲买年货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