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烙的杂粮煎饼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杜 维 华 时间:2015-01-28 22:2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一提起煎饼,就立马会忆起,母亲烙的杂粮煎饼种类繁多。
  
  记忆最深的是母亲用玉米瓜干掺和着猪牙菜(猪牙菜是一种可食用的野菜)烙出的煎饼,因为挨饿,所以印象也深。
  
  那时粮食不充足,母亲和很多人就背着背篓到野地里去寻猪牙菜,回家后,在清水中漂洗净,用菜刀像剁饺子馅似的把它剁碎,掺和在粗粮里一起用磨磨成糊状,在鏊子上烙,烙成后就成了杂粮煎饼,黄黄的绿绿的颜色扭结在一起,很是鲜亮,有点像海苔的模样,看上去很诱人,嗅一嗅清香扑鼻,吃起来又有着些许的苦涩,一如那时的生活,就是它伴着我度过了童年的岁月。
  
  在杂粮煎饼的历史上,母亲也曾经试着用山芋梗,或用南瓜,或用土豆等混着玉米瓜干烙成煎饼,总之都是为了搭配不太充足的粮食而摸索出的新鲜的创意,我们统称为杂粮煎饼,这些煎饼口味各异,营养丰富,各有滋味,各有千秋。
  
  春末夏初,地里的辣椒初长成的时候,拿着杂粮煎饼,夹块黑黑的咸菜,蹲在辣椒地里,吃得人汗流浃背。说句心里话,杂粮煎饼的味道毕竟不如纯麦子烙出的煎饼好吃,麦香清新,又有筋道,咬起来拽的牙根子疼!
  
  有时候为了照顾老人,母亲专门挤出点麦子给老人烙几张麦子煎饼,还是孩子的我们就偷偷地扯上一张,卷在杂粮煎饼里层,当作菜肴一般地吃掉,那滋味,如今砸吧砸吧嘴巴还能回味出纯纯的麦香来!
  
  后来粮食多了些,母亲就用玉米瓜干混着麦子一起在石磨上磨,那时,我们就可以吃上纯粮食的煎饼了,但依然还属于杂粮的版本。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一个远离家乡的地方上班,远离了母亲,也远离了母亲亲手烙制的煎饼,虽然每天依然还能到超市里买到煎饼,但已经不是记忆中的煎饼了,吃着总觉得不如自家的煎饼那么贴心贴胃。
  
  母亲也偶尔坐车辗转到我工作的地方来看看自己的儿子孙子,总是不忘带一些家乡的花生、绿豆、土鸡蛋之类的,但每次都少不了厚厚地一卷杂粮煎饼,依然是麦子掺和着玉米之类的。
  
  这不是因为缺粮,而是为了给孩子们品尝杂粮的味道,就如而今人们所倡导的,吃要吃精的,也要来点粗的!
  
  ……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生日 下一篇:母亲的洋槐花饭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