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的味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5-01-19 12:1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前几日,母亲把一大包红薯干托乡亲给我捎来。这些坐了汽车经过旅行才到达嘴边的土味,让我吃出了母亲浓浓的爱意,也嚼出了乡土的滋味。
  
  喜爱红薯,不仅是它的味道,还有它抽藤疯长的样子。红薯的生命力旺盛,无论是有秧栽或是段藤栽,只要植入泥土就能成活。用母亲的话说,红薯十分“烂贱”,扔在哪长在哪,不用施肥浇水,也不用松土除草。一场大雨后,红薯藤就爬满了垄畦,覆盖了原野,绿油油地充满着生机。在过去艰难的岁月里,家乡的人们都把碧嫩的红薯叶当作稀罕宝贝,可以包饺子,贴菜饼子,用水煮熟凉拌,或者随面条下锅,均可,味道也不错。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薯藤变枯发黄,红薯熟了。母亲早早起床,用镰刀割掉薯藤,小心翼翼地用锄头挖红薯。胖嘟嘟的红薯很可爱,个个带有泥土的芳香。母亲抱着一篮红薯,就像是抱着一大堆金元宝,那份幸福与满足写在了黝黑的脸颊上。院里的红薯堆成小山,母亲挑出皮好的个大的放入地窖,皮烂的个小的做成红薯干,红薯粉或薯片儿。
  
  选个天气明媚的日子,在房前支口大铁锅,掺上水,放上蒸笼。母亲先把洗净的红薯分批放到蒸笼里蒸煮。蒸煮时,火要旺,时间长短以红薯刚过心为宜。然后,母亲将蒸煮好、冷却后的薯块剥皮,切成食指宽的长条形,铺开放在竹编的火炕架上,炕到最适宜的咀嚼硬度为止。最后,母亲把炕好的薯条充分冷却之后,放入瓷坛或其它密闭的容器中。贮藏半月左右,薯条的表面就会自然长出一层白霜,叫“薯霜”,是薯条里面溢出来的薯糖,这样味美可口的红薯干就算做成了。
  
  红薯干,初嚼,绵而硬;渐渐的,有甜滋滋的味道溢出,同时一股淡淡的清香在齿间回旋,一丝丝,一缕缕,攀上了味蕾,甘甜了唇舌、滋润了心田。用来下酒,想必满汉全席也不过尔尔,小心咀嚼,细细品味,酒香的浓郁也掩盖不了红薯干天然的韵味,泥土的清香。
  
  红薯的土味,家乡的美味,母爱的滋味,嘴知,心也知。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