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姻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韶 华 时间:2015-01-15 21: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7岁时,自己为自己作主,订下了姻缘。这事至今说起来,仍觉得不可思议,离奇且怪诞,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
  
  那年春天,7岁的母亲随着外祖父出门远游,说是远游,事实上也只是从无为的深山桃子岭出来,走了20多里路,来到了缺口镇。缺口是水码头,左通巢湖,右通长江,也称矾码头,名重一时,庐江矾山出产的明矾都屯集于此,由水路运往全国。母亲有生以来,第一次出门,到缺口说是来玩,其实主要是想来看戏的,不凑巧,有个戏班子头天还在这儿唱,可当天却乘船去南京了。小小的母亲失望而至大声痛哭,当街在外祖父膝下打滚、放赖,引得许多人围观。
  
  我祖父当年是“搞船”为生的,家里有条半大不小的船,在水上跑运输。祖父爱这小姑娘明眸皓齿,天真烂漫,因此主动结识了山里佬的外祖父。祖父好酒如命,且遵循“一个人不喝酒、两个人不赌钱”的信条,喝酒必找伴,一个人也从来喝不下去酒。这天正好找到了陌生的外祖父为酒伴。三杯酒下肚,便主动提出,让母亲与外祖父搭他的船到庐江县城去看戏,还答应提供食宿,完了还用船把他俩送回缺口。打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啊!外祖父高兴异常,为祖父的热心与豪爽所折服,便一口答应了。
  
  母亲在船上,看到船行无痕水无限,两岸青山相对迎的新鲜景象,拍着手欢呼叫好!
  
  一时间的憨态,把我祖母也看呆了、爱饱了!我父亲当年虽只有5岁,可与这个对船家生活什么也不懂的小姐姐却一见如故,很自然成了母亲的小老师,因为他既“懂船”,也“懂戏(看过戏)”。
  
  月落乌啼,船到庐江城,也真的是夜半时分了。我家住在西门湾,也是当年有名的船码头,家家有船,家家临西河而居,后门都修有高陡的壁岸可泊船,由船头能直接上岸进家;前门临街,家家开米行,一条麻石条的小街热闹、繁华,这番新奇景趣,把山里来的小母亲一下迷得可谓神魂颠倒了!
  
  翌日,外祖父陪着祖父喝酒,越喝越投机,两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而祖母却带着母亲到小戏院看戏,看的是倒七戏(庐剧)《休丁香》,母亲真的过足了戏瘾,祖母更为这小姑娘的精力无限而叹服——当年唱戏时间上俗称“两头红”,即从头天黄昏太阳未下山唱到第二天太阳出山,母亲一直大睁着眼看,偶尔冲瞌睡,也只“鸡眨眼”时分,便又骨碌碌睁大了眼。祖母本就是标准的戏迷,这下也算遇到了一个小人精的知音!
  
  第三天,外祖父说要回家,母亲却哭了,说不愿回去,要住在祖母家不走了。祖父、祖母大为欣喜,齐声道:不走,好!留在我家——做媳妇吧,你愿意吗?母亲连声说:愿意!祖父问外祖父:你同意吗?外祖父说:姑娘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就这样,一场姻缘,真的由7岁的母亲自个儿订下了,她成了心甘情愿的童养媳。许多年后,我曾问过母亲:您自小到老,吃了一生苦,养育了我们6个儿女,生活充满艰辛,您为童年儿戏般的选择后悔过吗?母亲说:“我至死无悔,因为我爱水上行船的生活,爱西门湾屋后这条河,更爱城里一年四季有戏看!”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