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聊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黄 牛 时间:2014-12-26 00:1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喜欢和我聊天,她从老家乡下来,家乡的新鲜事稀奇事,她都说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我给她聊聊城里的怪事趣事,她也很喜欢听。
  
  但我没有多少时间陪母亲聊天,因为老婆失业了,一家人的生活担子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的工资不够用,怎么办?只好在业余时间里干第二职业。
  
  我的第二职业是陪人聊天。在我居住的城市里,这是一门新兴的职业。
  
  那天我去找职介所,职介所的工作人员对我说,这里有一个阿婆,单身一人住,生活得很孤单很无聊,想找个人晚上陪她聊聊天。按小时计费,每小时10元,工价不错,只是阿婆对人很挑剔,以前介绍过几个,没干几天就被她辞了,现在正缺人。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份工作:跟一个素不相识又对人很挑剔的老太婆聊天,能有什么好滋味?不过看在钱的份上,我还是去了。
  
  还好,阿婆对我印象不错,他喜欢的话题我能聊,我说的东西她也喜欢听,第一天晚上去,她让我一直陪她聊到了深夜。我一个晚上挣了50块钱。
  
  回到家里,母亲还没有睡,她一个人坐在厅里等我回来,一副孤苦伶仃的模样。我坐到母亲身边,想陪她说凡句话,刚坐下就被她催走了:“锅里熟着饭,快吃一点睡觉吧!明天一早还要上班。”
  
  此后,我每天晚上都去陪啊婆聊天。母亲也总是要等到我回来才睡。
  
  阿婆是个旅有钱的人,她的家居旅气派富贵,家里还雇了保姆。她给我付工钱时也很大方,一般情况下,她11点钟就要准备睡觉,我陪她聊天的时间只有4个小时,但她每次都是给我一张50元的大票,并说:“不用找。明天再来。”——职介所的人跟我说过,阿婆当天给陪聊者结清工钱,如果她没有说下次什么时候再来,那实际上就是把你辞退了。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3周,她家里除了保姆和我之外,从不见有外人来过。后来有一天晚上,来了一个男人,那男人是开着轿车来的。保姆去开门,他进了客厅,开口叫阿婆“娘”。给了她一沓票子,在厅里坐了几分钟,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我很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听阿婆说起她有儿子,还一直以为她是个孤寡老人呢,我问阿婆:“他是你的儿子呜?”啊婆说是。“他离这里很远吗2”阿婆说:“不远,就在本市。”我越发的奇怪了:“离你这么近,又有车,怎么……”
  
  “你是说,他怎么不来看我,陪我说话?”阿婆的脸上掠过一片阴云,“因为他太有钱了——他的1个钟头值100元钱。”
  
  那天从阿婆家里出来,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让我一连打了凡个寒战!原来我总以为,我的母亲是天底下最可怜的母亲,他的儿子没有钱,所以连和她聊聊天的时间也没有,想不到还有另外的一个母亲,他的儿子因为有了太多的钱,也没有时间坐下来陪她聊天。(黄牛)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白发亲娘 下一篇:母爱如灯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