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或 时间:2014-12-21 20: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退休了,这迟到的退休,正巧赶在旧千年之末,再过二十多个小时,新千年的曙光即将亲临大地。
  
  早在五六年前,因工作单位经营不善,母亲便自然下岗休闲在家了。
  
  母亲出身于农家,三岁丧母,幼年艰辛。在八九岁时大姨妈出嫁后,年幼的母亲便成了家中唯一的女性。常言道,农家的女孩早当家。母亲几乎担负起家中主妇的重担,一年四季,寒来暑往,煮饭做菜,推砻舂米,插秧除草,都离不开母亲细弱的双手。那时母亲个子小,灶堂高,煮饭做菜只能站在板凳上才能掀得开锅盖;舂米推砻,也得借助于板凳,才能推出几升米来。而挑水更是艰难,农家的水桶是较为高大的,唯有把桶绳索截了半,才能挑得一桶半桶水回来。我仿佛看到:暮色黄昏下,母亲削弱瘦小的双肩上,正努力地扶持着一担水,一步一踉跄地走在乡村的小路上。晚风习习,炊烟袅袅……
  
  直到十二三岁,大舅娶回舅母,母亲的重担才有所减轻。
  
  一九五六年母亲和父亲结婚,其时母亲才十九岁。据父亲说,他俩的婚姻是两人自己恋爱而结合的,并非从小定亲。父亲是家中长子,下有三个小叔,最小的四叔其时仅一岁,家境也十分清贫,而母亲的外家已有所改观。母亲说,当时也有好几个吃国家粮的前来相亲,可她就是中意父亲,父亲年青时身材高大,长得也十分帅亮,按今天时髦的说法是酷呆了。
  
  母亲结婚后两年,父亲参军入伍到岛外部队驻防,一走就是五年,直到一九六三年才转业回县城。此五年间母亲在家孤独一人,倍感寂寞无聊,结婚七年了,没有生儿育女。族人也起疑心。回首往事,母亲感慨地说,当时心情很是忧郁,村里的闲言闲语,嘲讽讥笑是常有事,而你父亲却在千里之外从军,有苦无处说,苦泪肚里流。更难受的是,你大堂伯还劝你父亲休了另娶。
  
  过了一年,大姐呱呱出生,嘤嘤切切的哭啼声,使母亲欣慰无比,也舒了一口长长的气。八年了,漫长的八年!
  
  迟到的大姐,让母亲品尝到初为人母的幸福,也体会到为人母的艰辛。母亲常说,现今的人命真好,怀上小孩数月后是坐在家中候生。想当年怀你时,九个月了还上山打柴下田挑肥,出生的前一天有点感应,才匆匆上县城找你父亲,第二天下午你便顺利降世了。母亲说,那天夜晚月亮很圆很圆,也很亮很美。此时我的脑海里宛如出现一幅神奇的画面来:产房外的夜幕,星星在闪烁,一轮金黄色的月儿高高悬挂在夜空,树叶在夜风中沙沙作响,像是在对疲惫而甜蜜的母亲低声说些什么;静静的产房内,洁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甜睡的小男孩,脸上镀上一层柔和的银光。
  
  童年的记忆,母亲总是副瘦弱多病的身影。在农村常年累月的繁忙劳动,使母亲的健康受到很大的损害,母亲似是在吃药撑过来的。母亲说这都是生你们姐弟后没东西吃的结果。记得生小弟的月子里,母亲的饭菜也是很为简单,小碟里就一个熟鸭蛋,孤零零的一目了然,吃饭时还要分部分给我和大姐。这淡淡的画面,一直珍藏在我心底,仿佛就在昨天。它是来自母亲温馨厚爱的一泓清泉,萦绕心怀。后来母亲上县城工作,身体才慢慢好转。
  
  母亲从小没上过学读过书,今天能粗写略懂一些,是赖于解放后的农民夜校。母亲的文化不多,而对我们姐弟四人的上学读书是非常关心的。人到中年的我,偶尔有一两篇文章上报纸,常使母亲欣慰不已。母亲不奢望子女发大财当大官,只求孩儿能否平平安安且有益地活着,便是她最朴素的心愿了。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许给母亲的心愿 下一篇:难忘妈妈的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