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愿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白 描 时间:2014-12-10 23: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里赶写一份材料,母亲的电话打了进来。“三儿,还忙吗?”“有点忙。”隔了一会儿,母亲在电话的那一端说:“三儿,妈妈有个愿望,不知该说不该说。”“妈,你说吧。”我说。“三儿,你们每到这个时候都要寄钱回家,妈知道你们心疼妈,孝顺妈,可是妈不图钱。妈就希望你们哥姐几个过年能回来,大家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吃顿年夜饭,晚上坐在一块,让妈好好近看看你们。这几年年纪大了,身体一差,就特别想念大人孩子在一起的日子,想得半夜里睡不着,睡不着就蜷在炕上,翻看你们的照片,看着看着眼泪就把铺盖打湿了。”此时,对面的商场里正好飘来歌颂母亲、极其打动人心的《懂你》——“多么想告诉你,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我的心顷刻间百感交集,眼眶猛然濡湿。我们是母亲的孩子,在她的羽翼下羽毛丰满,然后飞进城里,恋爱、结婚,生儿育女,为家为子女为名利忙碌不止,却让城市的尘嚣遮住了眼晴,再也穿不过世事凡尘去老家探望老槐树下老屋里的母亲。而母亲依旧守着老槐树切切地担忧我们,牵挂我们,难道真的是“娘疼儿,路样长,儿疼娘,扁担长”吗?
  
  母亲极其重视年三十的团圆。母亲说:“奔年奔年,古人为了团圆千山万水也要往家赶。阖家欢乐,家不合,那来的欢乐?”所以,每当乡间年关的气息被杀猪刀渲染得仰鼻可闻时,母亲便开始念叨她的儿女们。但每年总有一个或两个不能回来。当儿女们都到的差不多的时候,母亲就会从老槐树下的土屋里走出来,站在那里望那条进村的小路。站在年关气氛里的母亲,这时常常显得单薄,有些苍老,有些慈爱,也有儿分怆然。她如此一望就是半晌,每次都需要儿女们来劝才肯回去。小燕子们飞出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再也不会象小的时候那样绕着膝边享受她的欢乐。几天的节假,要置办年货,要走亲戚家,要走朋友家,空闲的时间实在不多。但是,不能回家的孩子们谁也不会忘记备一个红包和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祝愿母亲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放下电话,我赶紧召集哥哥姐姐,把母亲的原话重述了一遍,大家听了都默不作声。过了好久,姐姐说:“说句心里话,把这些年母亲的所作所为和我们的所作所为比较一下,我觉得我们忽视了母亲,没能体贴母亲的心,我愧对母亲。”哥哥说:“唉,岂无远道思亲沿,不及高堂念子心。从今年起,再忙再没空,每年春节我也要带着全家回家去陪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