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振 声 时间:2014-12-06 03: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就象天下所有的儿子们认为的那样,我觉得我的母亲也是天下最好的母亲
  
  母亲出生在粤北地区的一个“七山二水一份田”的山村里;是一个没有受过任何教育的普通妇女,并且一生都在贫穷的山区农村里度过。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一个最勤劳的人。不论是盛夏酷暑,还是数九寒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都在地里和家里忙碌着。生产队里的浸种插种插秧,犁地耙地晒场;家庭中养猪种菜酿酒和一切家务,母亲都是行家里手,样样精晓。这可以说是“劳者多能”的最好的解释
  
  每天早晨四点多,母亲就起床烧火煮猪食了。然后,挑着水桶去浇那分散在三、四处地方的菜地;母亲浇菜回来放水桶的响声,就是我们起床上学的信号。起早摸黑操劳的母亲不仅让我们有长年吃不完尝不厌的各种瓜菜,而且还时常把新鲜可口的瓜菜送给村里的“五保户”和人口多的困难家庭。母亲经常提醒我们:“早起三朝抵半天。如果你睡懒觉,即使天上有‘油炒饭’落下来,你也抢不到吃”。母亲的告诫使我们上学从不迟到,也不敢偷懒。都用那“抵”来的半天多读书、多锻炼、多做家务,就好象延长了自己的生命一样。
  
  每年的农历六月,是农村“双抢”的大忙时节。早稻要抢收,晚造秧苗要抢插下去。如果耽误了农时就会造成晚造的粮食减产。这期间,人们收割多少早稻,犁地的专业人员就要犁多少田,耙多少地;其他人就跟着插上晚稻秧苗。作为专业人员之一的母亲,深知粮食减产对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一到“双抢”时节,她就把家务全部交给了我们(学校也放“农忙”假)。自己则全身心扑到队里的农活上。六月的太阳,并不怜悯在大地上劳作的农民。母亲顶着烈日,赶着牛在没膝深的泥水里艰难地迈进。炎炎烈日把她身上的汗水都晒成了白花花、亮晶晶的“盐”渍。母亲做田从不为赶进度而弄虚作假、偷工减料,为了保证质量,她情愿推迟收工时间而多耙几次。有些小田块的角落,牛和犁耙进不去,母亲就改用锄头挖,甚至用手去抠,然后用脚踩烂拌匀。所以,插秧手都爱插我母亲做的田。母亲是村里唯一一个十几年来没有调换过的犁地耙地的专业人员,直到我从部队退伍回乡接过她手中的牛绳和犁耙,那年母亲是五十八岁。两年后我到海南生产建设兵团工作,母亲又重操“旧业”,到六十六岁才真正“洗脚上田”,在家主持家务。
  
  如果说母亲也有休息,那就是在下雨天或不小心弄伤了手脚的时候。那时她就把我们穿旧磨破的衣裤翻出来,一件一件缝补好。当时农村还是“大哥新二哥旧,三弟补破洞”的年代,真的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母亲是缝补衣服的好手,补衣服时特别注意颜色的搭配和前后左右的对称。所以村里穿得最整洁的孩子,非我们兄弟姐妹莫属。母亲自己长年只用两套农村自产的染成黑蓝色的“家机布”做成的衣服对换穿。这种衣服除了相当耐穿之外,还有如泥水、猪溲什么的溅上也不容易看出来的“优点”。逢年过节要走亲戚时,才跟妯娌姐妹借件好衣服穿去充一下体面。“近山不要烧枉柴,近水切莫用枉水”是母亲从上辈人那里传下来的两句话。这方面,母亲是最身体力行的,我们也都二直把这两句话作为“家训”之一而牢记不忘。因为母亲的榜样告诉我们:厉行节约、勤俭持家是永远都不会过时的生活原则。
  
  母亲没有给儿女们留下什么有形的财产,但是,她留给我们的谆谆告诫和殷切期望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特别是母亲那勤劳俭朴、任劳任怨和甘于奉献的劳动者的优秀品质,将永远值得我们仿效和学习。
  
  怀念你,我的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