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钱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 志 勇 时间:2014-12-04 12: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那年我刚上一年级,家里很穷,大约只有过节或是家里来客人时,我才能吃上一顿荤菜。每次用钱时,母亲就踩上凳子,从木架上那个破箱子底儿,拿出我们家唯一的钱袋(是用一块黑粗布做的,上面有一个小黑扣,我第一次见时,它已有点褪色了),很小心地解开钱袋的扣子,从里面拿出一块卷着的手绢,慢慢地展开:里面就是我们家的全部家当了——1分的,2分的,5分的……最大是一元的。
  
  就是那年端午节,离我家五里地河头店开庙会,小伙伴们都想去上庙,我也想去,于是回家跟母亲纠缠。母亲说:“家里刚买过化肥,没几个钱了。”我不信,就撒谎说:“娘,我已答应了伙伴们,就我不去,多不好呀。”母亲生气了:“看你这孩子,怎么能随便答应人家,做人是要讲信用的。”说完母亲便去找出了钱袋,她打开袋里的黑手绢,费了好大劲,才给我凑齐五角钱,我偷偷一瞥,只是手绢中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五分硬币。“给,和伙伴去吧,二角买票,二角买包子,一角买你最爱吃的‘扒狗’,路上小心,记住啦。”“记住了,娘!”,我跑了。
  
  上完庙会回家,我报功似的拿出一毛钱给母亲:“我吃扒狗时,乘摊主不注意,遛了,白吃一碗,给咱家省一毛。”我想母亲肯定会夸我一顿。可母亲却找来一根木棍儿,对准我的屁股就打。“我叫你白吃,我叫你白吃……”我哭喊着:“娘,我下次不敢了。”母亲搂着我也哭了:“孩子,白吃,叫人家逮着咋办,咱人穷,可志不能短啊。”
  
  十八岁,我当兵走时,跟母亲说:“娘,把那个黑钱袋给我吧……”如今,我已走过了六年的军旅路,并上了军校,如今当上了干部,可不管什么时候,我做事之前,总要习惯地拿出黑钱袋看看,我想我应该珍惜它,这是母亲给我的一生之财啊。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当他们老得像孩子 下一篇:谁言寸草心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