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去看娘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苏 潘 云 时间:2014-11-17 21: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我俩只有一个老娘了!你经常这样感叹着。
  
  我应和,是啊,去看看娘吧,我陪你去。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有了如此和谐真切的共鸣?
  
  第一次听到你的感叹,是在我娘仙逝后满七日。我没有深究你的话意,但是那会儿我本能地抗拒,还不乏几分歇斯底里:那是你的娘,不是我的娘!
  
  婚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老是吵架,这使得我的情感怎么也融不进你的家人,耿直任性顽固的我甚至恶狠狠道: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了关系,我和你的家人包括你娘,还有什么关系?
  
  我是娘的老末儿,无兄无弟的我,自然得担起赡养娘的重任。你是我娘的养老女婿,当然责无旁贷。长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难免会有瓢碗相撞唇齿想碰的事儿发生,娘一味地护我,你十分委屈,言语之中多有不逊,酒后更是口不择言,于是家庭战事频频爆发。我一根筋:你对我娘不好,我会对你娘好?想都不要想!
  
  所以,当你感叹只有一个娘的时候,不仅没有引起我的共振,相反,心中的隐痛被牵起,愤恨与忧伤的思绪炙烤着身上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哼,我的娘没了哇,你的娘怎么可以替代我的娘?
  
  得闲,我更是在文字里随心所欲变本加厉地抒发着满心愤懑,公然叫嚣“扁担不是草长的,媳妇不是婆养的”。
  
  你一般不看我的文章,无论我写了什么你都不屑于看的。可是当你的同事多事地告诉你,我在晚报上发表的头条就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号时,你愤怒了:我娘惹你了?!就算我娘真的不好,也是我娘,不至于要被你拿到晚报上去控诉!
  
  我懒得回应你的质问,但是我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在响亮地应答:是,你娘没有惹我,但是你这个浑蛋,惹我了!
  
  今天的我,明理达观很多,回首走过的路,回味往昔历经的情感波澜,终是弄清楚:我曾经,将自己没有打理好的婚姻形成的系列诟病,以及这些诟病所带来的一腔怨恨,百般牵强地迁怒于我那无辜的婆婆!
  
  幸好婆婆,我们的娘,真的是贤良仁慈大度明理宽容无私的娘!
  
  精诚所至,一切都迎刃而解。娘没有多说一句大道理,数年如一日,本色自我,心泉缕缕,用质朴无华的母爱化解了我心中的坚冰与块垒,赢得了我的敬重和热爱。
  
  我认可的,就会一往情深。
  
  我对娘好,再不许任何人对娘有丝毫冒犯,即使是对同为娘的儿媳的妯娌,我也忍不住出言警示:你们小夫妻吵架,不能波及到咱们的娘,不能对咱们的娘不敬……
  
  娘在物质上对我们几乎无所求,只独爱我们江南谷雨前后茶农人家手工制作的汁水浓郁原生态原风味的条形茶。每年我们都会亲去大山里,认定其中一家,收购15至20斤这种茶,专程送回老家。娘乐得合不拢嘴,大方地招呼左邻右舍:喝吧,随便泡,好喝着哩,再抓点带回家尝尝,多抓些,没事的,这种茶,在江南,我儿子儿媳那里有的是多得很啦……
  
  你在一旁配合着娘,把脑袋点得像是小鸡啄米。
  
  我们知道娘自己喝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可是娘要送人,娘要面子。自从儿子分到江南工作的那天起,江南的土特产就是娘的面子,娘说,你们不用给我钱,我不缺钱花……
  
  清明才过,谷雨未到,你就开始念叨:我们只有一个娘哩。
  
  我懂,我陪你去看娘,从江南到江北,扛着我们江南云雾缭绕的山峰上采摘来的谷雨茶……
  
  满目河山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我懂,你也懂。什么也不用多说,打点了行装去桐城,这就出发,我陪着你去,去看娘,我们的娘。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怀念我的母亲 下一篇:母亲的油布伞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