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高文明 时间:2014-10-29 21: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细雨蒙蒙,转眼就到了清明时节。母亲说,给你做清明粑吃。春雨渐,春意浓,这个时节是最美丽的。麦沟里,田埂上,各种野花野草都长得葱葱郁郁的,仔细分辨,还能找到清明菜。清明菜的学名应该是“鼠曲草”,远远一看,灰绿灰绿的。细细看来,那可喜的绿中会探出黄色的小脑袋,又娇俏又可爱。微风一拂,清明菜左右摇摆着,我便似乎闻到了清明粑那独特的香味了。
  
  母亲果然要做清明粑。瞧,摘好洗净的清明菜都晾在簸箕里。糯米粉、大米粉都早已舂好,还有芝麻、苏麻、花生都已炒熟,核桃切碎了,一齐用木滚子辗压好,分别装在钵子里。我凑近去深吸一口气,作出夸张的馋样来,母亲一边和面一边直笑。
  
  要想做出美味的清明粑来,每一道工序都必须一丝不苟。将适量的清明菜配入混合的米面,各种颜色一混合,看着都觉得香。菜多面少会苦而涩,反之却又会变得清淡粘嘴,所以那个“量”一定得把握好。母亲却能在谈笑间恰如其分地捏出汤圆般的小球来,将香甜的芝麻花生等馅放进去,包好。而后,又用手掌把它压扁,这样,一个个诱人的清明粑已经做好,只等着下锅了。
  
  这时我已经将灶膛里的火烧得熊熊欢笑了,油在锅里滋滋地冒着热气。母亲将清明粑小心地放入,隔一小会儿便一一翻过来,只见那粑粑慢慢地便露出焦黄来,香味儿直往鼻孔钻。我禁不住食欲大开,迫不及待地用筷子夹上一块来,顾不上那热气直往嘴里送。因为烫,它在嘴里乱打着滚儿,好不容易咽下一口去,才回味出来清明菜和着糯米的芬芳气息。
  
  清明时分,自然不能不提各种味道鲜美的野菜,如荠菜,蕨菜,白花菜,野麦菜等,就着清明粑,享用这些平时无法触及到的野菜,真是乐趣无穷。
  
  自然是忘不了清明时节的细雨纷纷,忘不了家家户户去扫墓、祭祖时的青烟袅袅,更忘不了的是母亲做的清明粑。那是一种饮食文化,是属于民间的一种特有的滋味,它带着对已故人的怀念气息,也含有游子内心的深深思乡情。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惊蛰中的母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