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碗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7 19: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徐  畅
  
  记忆中总喜欢留意妈妈的碗橱,即使到今天也没有改去这个坏习惯。
  
  小时候,妈妈的碗橱是吊在灶边的那种两开两层的简易橱,原先是原木的色泽,却因长年累月的油熏烟烤,倒也象是上了漆般,黑黑的。橱子太小,装不下多少东西,也没有什么东西可装,不过是些大碗小碗,剩菜,还有些许生黄豆,间或也能看见一两个生鸡蛋。但我和我的弟妹们,放学后总是喜欢站在竹椅上打开妈妈的碗橱,偶尔也能找到几根煮山芋、几块熟南瓜、几个生荸荠;极少的几次,我们也能从那个银色的洋铁瓶里找到锅粑、冻米、炒米糖这些“好”东西;多数日子里面是没有吃的,只有一些妈妈自己腌制的酸白菜和豆腐乳什么的,馋了,也要拈几块塞进嘴里,再喝碗开水,味道挺香的,只是肚子更觉饿了。
  
  用第二个碗橱,是妈妈办了民师退养手续随父亲到了城里,那一年该是1988年。搬家前,父亲请木匠用杉木打造了一个碗橱,式样是父亲自己设计的,很高很大,涂了红漆,很适用也很漂亮。妈妈搬家时,我已经结婚生子,偶尔带孩子回家,我还是喜欢在妈妈的碗橱里找吃的,新碗橱也不再象过去的碗橱那样吝啬,里面总有糕点水果还有妈最拿手的各色小菜。儿子两岁时,便将他托放在妈妈身边,小家伙也喜欢开妈妈的碗橱,妈妈为此将所有吃的东西都放在下层,但他还是喜欢站在小凳子上,在碗橱里上上下下寻找,每到周末我们去看他,他就会拉着我的手把拖我到碗橱前:“妈妈,好吃的。奶奶说留给妈妈。”
  
  弟弟结婚后,父母亲在城西买了一处二手房,与我的住所相隔不远。每当先生出差或是周末,我总是喜欢去吃妈妈烧的饭菜。厨房和餐厅分离在正房之外,餐厅南墙窗上父亲设计了一排吊柜,柜下窗子的西头,与之相接的是碗橱,东头是冰箱。冰箱里,夏天,里面是小侄儿爱吃的冰棒、雪糕、冷饮,还有冰西瓜;冬天,里面是妈妈腌制的腊肉、鱼、香肠,还有各种馅味的水饺。这些东西,超市里应有尽有,可妈妈愿意自己做,我们也爱吃。碗橱里四季都码放着一排排大小不一、颜色不一的玻璃瓶,尤其是冬天,香菜、豆腐乳、酸辣酱、酱豆子,将瓶子都塞得满满的,好让我们这些馋嘴的儿女,还有喜欢它们的侄儿侄女带回家。冬天,烧上一个火锅,涮上蔬菜,再去碗橱里端出几碟妈妈做的小菜,陪父亲喝上几盅,甭提有多香了。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捡秋的母亲 下一篇:报恩的细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