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里的怀念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4 14: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那三鲜馅儿,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儿,有人给你擦……”街上小卖部里播放着阎维文那浑厚的歌声,勾起了我对母亲的怀念。
  
  25年前的我呱呱坠地,是伟大的母亲给予了我生命,让我在人世间感受到生活的多姿多彩,母亲说我在呀呀学语的时候,学会的第一个词语就是“妈妈”,她还说小孩子在学说话的时候先喊谁,就注定谁就比较辛苦。其实不然,这样的说法是比较主观和唯心的,我觉得在那含混不清的表达中,“妈妈”一词意味着我对母亲无限的爱与依恋。
  
  每年的母亲节,我都会陪伴在母亲的身边,和她说说话,做做事情,是呀!母亲为我们操劳了大半辈子,作为儿女的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尽尽孝心了。
  
  母亲今年50岁了,慈祥和蔼的面容、炯炯有神的双眼渗透着对儿女们无尽的爱,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不但勤劳善良、而且忠厚宽容。
  
  儿时的一幕幕往事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是那样的清晰。那个时候家里很贫穷,没有磨面机,只能用石磨磨面,全家老小11口人吃饭,家中一日三餐,衣服的缝洗,甚至是一家人穿的布鞋,全落在了母亲那双勤劳的手上。记得好几次从梦中醒来,母亲还在那盏昏暗的油灯下,坐在缝纫机前做针线活。因为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在家的时间不是很多,母亲除了白天干地里的活儿,晚上还得为一家人缝缝补补,母亲做的鞋子很漂亮,我们穿着她做的布鞋,都会赢得寨里人啧啧不已的称赞。母亲总是忙个不停,我们却没听见她说一个“累”字。
  
  在我的心中,母亲属于“恶不怕,善不欺”的那种典型人物,她对我们姐弟的爱无微不至,对邻居也很好,指点同龄的妇女们如何做针线,邻居们谁家只要有什么难处,只要母亲知道便会去帮忙。母亲说她还没过门的时候,爷爷奶奶专门受到寨里一个姓王的恶霸妇女的欺负,母亲来了以后她还冷言冷语地讥讽我们一家人。母亲平时不爱说话,但挺会讲道理,她抓住了那女人的弱点之后,狠狠地训斥了她一顿,从此之后,那个姓王的女人再也不敢欺负咱家的人了。
  
  母亲只读过一年级,不识几个字,但算账却很能算。母亲的勤俭持家让本来很贫寒的家境得到了改善,家里买了电磨,专为别人磨米,母亲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她经常说:“吃得亏,打得堆”,别人打好米付钱的时候,她总是准确又快速地算出金额,而且从来不误收和多收打米人的钱。无论是亲朋好友,或是寨里邻里,没有一个人说母亲的坏话,她在寨里的为人非同一般。
  
  母亲很宽容。父亲虽是个文人,但有时候脾气却很暴躁。记得有一次有亲戚预约来我家,父亲不知为了什么喋喋不休地唠叨起来,母亲的默默不语却换来了父亲的大动肝火,而母亲仍旧克己忍让。亲戚来了之后,母亲笑脸相迎,丝毫看不出受委屈的样子,父亲还余怒未消地走进卧室避不见客,母亲只好对亲戚解释说父亲身体不适。亲戚走后,母亲心平气和地和父亲讲道理,父亲听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咧嘴笑了,母亲这才委屈地叹了一口气。
  
  母亲从来不说脏话,当我们犯了错误之后,她总是循循善诱地开导和教育我们,从来不会用尖刻恶毒的话语责备我们,由于母亲那良好的言传身教的影响,我们姐弟几人从来不会顶撞父母,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一家人都会坐在一起通过谈心的方式化解。
  
  母亲,平凡的人,伟大的心。她是我们最亲爱的人,从孕育生命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心就紧紧地维系在一起了,在母亲节这一天,我衷心祝愿普天之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快乐、青春永驻!
  
  远离家乡,常年在外工作的我,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不能为母亲背背挑担,只能在属于她的节日里陪伴着她,并且用我那颗感恩又火热的心为她唱一首赞歌:“啊,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不管你多富有,不论你官多大,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咱的妈……”
  
  (先  丹)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时光易逝 下一篇:做一个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