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地凝望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2 11: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经常会在一边默默地凝视着母亲。看母亲满是白霜的发,看母亲饱经风霜的脸,直到不忍看母亲愈发佝偻的身影。我常想,如果没有我这个残疾的女儿,或者我是健康的,母亲一定比现在幸福。
  
  小时候,我经常生病。五岁时,得了一场肺炎,连续打了一两个月的针。每天总是母亲最先一个背我到卫生所打针,然后又急急忙忙地赶回家洗衣做饭,下地干活。
  
  十二岁那年,我又因骨结核病住院手术治疗。手术前,爸妈带我去照了像,后来我才知道,母亲是怕我开刀时发生不测以留个念想,没想到这张照片却意外地留下了我这辈子唯一健康的样子。当时,母亲还怕我害怕开刀,逐个地同几个与我有相同病情的人暗地里打了招呼,如果我问起他们开刀痛不痛,就说不疼。现在想来,在那些日子里担心失去女儿的愁苦一定紧揪着母亲的心。
  
  那次前后半年病中的生涯,虽然免除了我面临瘫痪的危险,但残疾依然不折不扣地伴我终身。当身边的同龄人竹笋拔节似的郁郁葱葱长大长高,而我却定格成父母身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畸形不堪的小女孩。逢年过节,别人家的父母可以享受女儿尽孝时的幸福和骄傲,我的父母却无法领受到我这份感恩之心。
  
  我曾问过母亲,生我这样的女儿后不后悔?我多么希望母亲说“既然生下了你,妈永不后悔”之类的话来,母亲却说,生都生了,后悔也没法子啊!这,就是我朴实善良的母亲,她永远说不出那种文绉绉的话来,她只是尽她所能地来呵护我:冬天来了,她会早早地为我准备火桶,怕我寒着冻着;刚刚入夏,她会为我预备好干净的蚊帐。平时,只要是好吃的,有营养的,她必是留给我……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家里起床最早的是母亲,睡得最晚的还是母亲。她总是宁愿自己起早贪黑地劳作,也不让我们兄妹几个吃苦受累。即便是年老体衰,她总也闲不住,以母亲的话说,“我能做是福气”。可是生活中,母亲总是被我们忽视最多的那个人。我们不记得皱纹何时爬上母亲的额头,不记得母亲何时被岁月的风霜漂白了发丝,不记得母亲原本挺拔的身姿何时佝偻,也不记得从何时起,我们开始挑剔母亲烧得饭菜不好吃,衣洗的不干净,嫌她的话唠叨……但母亲仿佛没听见似的,依然毫无怨言地为她的子女操劳。更不知从何时起,母亲的耳目不再灵便,听话说事常张冠李戴,而且长期劳作留下的腰腿痛折磨得她昼夜难安,但我觉得,让母亲最难受的,应该是心中的寂寞和无奈。我无力为母亲改变什么,因此,我越来越不敢凝视母亲萧瑟的白发,不敢看母亲愁苦的面容。对于母亲,我只有愧疚和恐慌,害怕哪一天会忽然失去母亲的爱……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今生,我所能做的,就是在母亲的有生之年,好好活着,因为,这便是母亲的期望。每次,当我悄悄地凝视母亲时,我心里总是默念:如果有来生,母亲,我还做您的女儿,做您健康的女儿。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