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腊八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1 20: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徐 学 平
  
  儿时的记忆中,每当进了腊月的门,母亲便开始扳着手指数起日子来,念叨着:“快到腊八了,又该给你们熬腊八粥喝了……”
  
  在我小的时候,乡村还是比较贫困的,粥可谓是庄户人家的主食了。那年头,粘粥是不敢奢望的,生活不宽裕的家庭,因为舍不得多放米,有时稀得能照出人影儿。只有富裕点的人家,那粥才较为浓厚些,是真正的大米粥,人们就夸张地说成“竖勺子不倒”了。这粥,最好喝的当然还得数腊八粥,但除了过腊八节,寻常的日子里一般都是舍不得熬的。
  
  每到农历腊月初八,母亲便会早早起床燃起炭炉子给家人熬“腊八粥”。腊八粥和平日里的大米粥是大不相同的,里面不仅有大米、黄豆、花生米等粮食作物,还有红薯、白菜、胡萝卜等蔬菜。听母亲说,据“腊八”一词中的“八”字,一般在配料时都是以凑齐八样为宜。母亲熬粥是很有耐心的,她先将豆油在锅里烧热,再放进葱花和盐爆锅,然后逐步加入水和配料,待锅烧开后才会放点菜叶进去搅匀。其中,花生米是母亲用菜刀在面板上挨个切成碎块的,喝着母亲的腊八粥,每当嚼到里面的花生米时,感觉那味道真是格外的香。
  
  腊月正是呵气成雾、滴水成冰的季节,每当从被窝里钻出来,浑身早已冻得发抖,然而一家人坐在饭桌前,围着一大锅香喷喷冒着热气的腊八粥,你一碗来我一碗,一面品尝着粥的香稠美味,一面你一言我一语地夸奖着母亲的超凡手艺,赞叹着腊八粥里丰富的品种成份,待到额头上、鼻尖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时,那心窝里就别提有多温暖了!
  
  冬去春来,物换星移,近三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如今,家乡人如果不怕麻烦,天天吃、顿顿吃腊八粥都不成问题了。前些日子回老家,我便嚷着叫母亲给我熬腊八粥喝,说城里的粥店也没有,我就馋这一口。母亲笑了,说,还是等到腊八再说吧,现在别说在你们城里,就在咱乡下这也早成稀罕物了,谁还愿意去操那份心呢!
  
  我没有坚持再要腊八粥,倒不是怕麻烦母亲,而是我觉得陪母亲在乡间吃油条喝豆浆,那感觉也是很美的。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悄悄地凝望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