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5 03: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左  静
  
  母亲聪明美丽,且有一双纤细的巧手,这是家乡人尽皆知的事情。因此,母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却和当时已是大学生的父亲走到了一起。
  
  儿时的印象里,母亲的手纤细修长,却略显粗糙,我虽未见过母亲年轻时的手,却遗传了母亲的手型。看到自己白嫩的双手,我想,母亲年轻时的手也如这般吧。
  
  虽然我遗传了母亲的纤纤玉手,却不如母亲手巧。
  
  母亲对服装裁剪有着极高的悟性。文化程度不高的母亲也能照着书,裁剪出各种样式的服装:中式的、西式的、成人的、儿童的……母亲不仅裁剪得好,针线活更是做得漂亮至极。母亲绣出来的花,针脚密实,走线均匀;绣出的动物活泼可爱,栩栩如生。母亲做的绣花鞋,鞋面上的两只蝴蝶好似要飞出家门。常有路人被母亲的手工吸引,停下来仔细欣赏母亲做活,并连连发出赞叹。
  
  除了缝纫,母亲的厨艺更是精湛。母亲会做几十种面食。常言道,“打不到的媳妇,揉不到的面”。揉面是个功夫活儿,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母亲个子矮小,我常看到她踮起脚尖,借助身体的力量去揉面,那粗糙的面团儿在母亲的巧手中左右翻滚,即刻便滚出一个光滑洁白的面团来。接着,母亲拿出擀面杖,动作娴熟地将面团擀成薄如纸片般的面片。母亲的刀工堪称一绝,细面不是切出来的,而是犁出来的——将一根擀面杖放在铺开的面片上,从左往右,顺着擀面杖的方向用刀尖划过去,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一根根又细又长的面条便出来了。
  
  除了这些,母亲还会用玉米面漏鱼(一种小鱼形状的特色面食)。母亲做的漏鱼,黄灿灿的,如同一条条游在水中的金色小鱼。在炎炎夏日,吃上一碗母亲做的酸酸辣辣的漏鱼,滑嫩爽口,感觉十分美妙!母亲做的祭祀先人的兔子馍、鱼馍更是神形兼备,活灵活现,我将兔子馍小心地捧在手心,惊叹于母亲灵巧的双手,不忍下口将母亲精心雕刻的“工艺品”吃掉。
  
  母亲干起农活亦是一把好手。记忆中的母亲总是行色匆匆,雷厉风行。每日里摸黑出门摸黑进门。为了能挣到工分,母亲那双拿过绣花针的巧手,扛起了锄头,拿起了铁撬。瘦弱的双肩挑起大粪,一趟一趟地,与那些彪悍的嫂子们赛跑,与那些虎背熊腰的汉子们抢工分。翻地,除草,种蒜、摘茄子、抽蒜台、拔萝卜……母亲干起这些来丝毫不逊于汉子们。
  
  母亲的手,伴随我成长的光阴,长满了老茧。
  
  婚后,我随夫迁至武汉。我坐在火车上与母亲隔窗相望,母亲挥着那双粗糙的手,示意要我坐下。火车启动之时,母亲的手却颤抖起来。火车渐行渐远,母亲的双手渐渐模糊,而我却分明看到了母亲眼睛里亮闪闪的泪光。
  
  如今,母亲那双粗糙的手,又增添了不少皱纹,原本白皙的手背上布满了老年斑,手背青筋暴起,手掌沟壑遍布,如历尽沧桑的老翁。是的,母亲这双手何尝不是经历了bodog88博狗官网的风雨沧桑呢?现在,母亲又用这双手为孙辈们织起童年的梦。
  
  儿子周岁,母亲为儿子做了双虎头鞋,打袼背,纳鞋底,做鞋帮,绣虎脸,掩鞋口,再把鞋帮和鞋底缝到一起,扎上虎须,缝上带子。大红的鞋面,鲜黄的里衬,金黄的虎须,甚是威武。我舍不得给儿子穿,恐污了母亲的手艺,如今母亲年岁已高,怕再也做不出这样的虎头鞋了。
  
  这些年,母亲的眼睛老花了,看不清针线,拿线时双手也开始颤抖。但那双手却不曾停歇,织毛衣,做棉拖鞋,做窗帘,缝被套……我劝母亲,现在都穿羊绒衫,不穿毛衣了。不想,母亲听后,竟买来细如麻丝的羊绒线,为小儿织了两件羊绒衫。我无法想象,老眼昏花患有颈椎病的母亲,是怎样颤抖着一双生满老茧的手,低着头花了多少时日,一针一线,将这细如麻丝的羊绒线纺织成一件件柔软平整的羊绒衫。我无法拒绝,无法拒绝母亲那双粗糙的手,更无法拒绝母亲那颗慈爱的心。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再叫一声“妈妈” 下一篇:母爱如海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