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做的花底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0 15: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周 天 红
  
  好多年了,我还是喜欢那样的场面和镜头:阳光下,晨风里,娘坐在坝子中央,戴着老花眼镜,手里舞动着针线和麻绳,四周放满了麻花底鞋。
  
  娘是村子里做麻花底鞋的好手。
  
  把一块块布的边角料摆得整整齐齐的,在门板上抹上浓米汤,一块块布角挨着挨着往上贴,放在屋檐下一晒,一大块布壳儿就制成了。乡下人把这个活儿叫做“打布壳儿”。
  
  打布壳儿只是娘制作一双麻花底鞋的第一步,而且是“万里长征第一步”,用乡下人的俗话说:早得很,黄瓜还没起蒂蒂呢(还没结蒂)。
  
  找一张大一点的干竹笋壳,比着人的脚,照着剪一个鞋底样。那竹笋壳鞋底就是原始样本和模板,合着模板将布壳剪出小样一层层地往上贴,压平、压实,布鞋底样子就出来了。光这样不行,还得一针一线地把它缝扎实。乡下人把缝鞋底叫着“纳鞋底”。纳鞋底可是个技术加体力的活儿。技术不行,纳的针线稀密不均匀,穿不到多久,鞋底就脱层了。鞋底厚,又是沾了米汤的布壳一层层压起来的,用一般的针是穿不过的,得用缝针和钻针,先钻一个眼儿,再用缝针引线,必要时还得用上夹子。
  
  一双布鞋底,用麻线纳得结结实实的,针眼细密均匀成行。麻花底鞋,看起就是舒服,穿起一个冬天都暖和。一双麻花底鞋,要穿三四年呢。
  
  秋收后农闲时节,做麻花底鞋是娘的必修课。好多书上说麻花底鞋是“千层底儿”或“千针底儿”,还整些歌呀词呀唱得泪流满面的,其实,那都是错的。哪里有那么多层那么多针哟,不费死人的时间和功夫呀?做一双麻花底鞋,左右两只一起不过四五十层布壳,也就纳上个三两百多针罢了。就这样,都费事儿得很。麻花底鞋是逢年过节穿出去打门面儿的东西,家里三四个人,一人一双,一个下半年都够得娘做了。秋季太阳大,忙着秋收还得忙着打布壳儿。布壳打好后,连夜连晚地纳鞋底。纳结实了鞋底,就得制作鞋面儿。最后就是把鞋面和鞋底缝在一起了。一双麻花底鞋,要二十几道工序,才算制作完成。
  
  一个闲冬,娘却没能闲得住,飞针走线,赶着做一家人的麻花底鞋。我从半夜里醒来,看着娘还在煤油灯下忙活,一双满是茧巴的手被麻线和钢针磨得通红。娘的眼睛很有神,一直盯着针线和鞋底,一点也没觉察到我在盯着她。
  
  我就喜欢娘做的麻花底鞋。鞋底绵软,鞋面贴脚,暖和着呢,走在乡村那条上学的路上,山里再冷的风都奈何不了。坐在那间透着风的教室里,看着别的同学的鞋大脚趾都露在外面听课了,我时不时地伸出脚,亮一亮自己脚上的麻花底鞋。
  
  后来走在另一个城市,听着教室走廊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声响,我知道那是另一种鞋发出的声音,麻花底鞋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那种声音的。我有些心酸,总是想,什么时候才能脱下麻花底鞋,穿上那些被城里人叫着皮鞋的鞋,走一走,弄出那样的响动。那年我一直很纠结,在胡思乱想中纠结着自己的青春和原始的冲动。直到放假回家,走进家门时,我看见娘从地里回来,背上背着一大背猪草,脚下呢,鞋已经磨烂只余下半截,仍然穿着。
  
  我问娘:鞋都那样了,为什么还不丢掉呢?
  
  娘坐在门前的石凳子上,脱下鞋,抖了抖,示意我帮她放在太阳下晒晒。娘说:我这鞋,可丢不得,麻花底的,再补上几针,还能穿个冬呢。
  
  提着娘的鞋,一转身,我的眼泪差点对直掉在了地上。我又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鞋,娘最近做好找人送来的,还是大半新的呢,能换掉吗?给我十双皮鞋也不换。
  
  那个冬天,我穿着娘的麻花底鞋,特别的暖和。
  
  好多年过去了,娘仍然没有停下她做麻花底鞋的老习惯。回家,娘总爱说:你那皮鞋装面子行,不暖和,还是脱了穿上麻花底鞋,免得受凉了。
  
  一年一年,我把娘送的麻花底鞋一双双小心地堆积,像一次次对温暖的储备。
  
  看一眼娘的麻花底鞋,我知道,娘就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点点滴滴、分分秒秒。那些鞋,让我内心一直涌动着亲情和温暖。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