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粽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08 13:5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邱  新  慧
  
  又逢端午,吃饭时,桌上摆了几只从超市买来的苇叶粽子,却少有人动,就连一向对美食没有抵抗力的儿子也只啃了几口,就转移目标,对着别的吃的食指大动。
  
  此情情景,感叹之余,不由想起了老家的端午,母亲的粽子。
  
  老家位于北方的山区,端午也就自具北方山区的风情,而端午节,印象中除了一串串的荷包,就是粽子了,母亲就是包粽的高手。
  
  看母亲包粽子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折磨,享受是因为母亲每一个动作,每一丝神情都极虔诚,极柔美。折磨是因为你永远只能是一个局外人,充其量只能打打下手,做个小工。母亲极认真地把粽叶拿在手里,细细展开每一道褶皱,把几个粽叶巧妙叠放就形成了粽衣,然后用手去盆里抓一把不多不少的粽米,极均匀地放在粽衣上,再点缀上几颗花生,几粒红枣,红白相间,天然诱人。然后母亲把粽衣的边缘折叠,几下就能把诱人的美景包藏起来,只剩下一瓣形如枕头方正无比的粽子,留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这样的粽子头尾用细绳绑住,两瓣相叠再绑起来才算一个完整的粽子成形。每次看到母亲包粽子,我总想,母亲是不是也是如此细致地把我们兄妹包裹成了方正内美的粽子呢?
  
  包好的粽子需要煮过方可成为美味,母亲把它整整齐齐地码进锅里,加上水,盖上锅盖,也许深谙重压之下方可成才的道理,母亲在锅盖上加了一个大大的瓦盆,坐在灶下,细火慢炖。如果你够细心,慢慢地就可闻到粽叶、糯米的清香,再加上红枣的甜蜜,一屋的香气,弥久不散,惹人垂涎。
  
  端午前后,粽子是毫无疑问的主食,东邻西客,亲戚拜访,携带的礼品也是粽子,自家包制,各有风味,质朴但富有浓郁的人情味,让一向就嗜吃粽子的我大为欣喜,每餐都狂吃不已。
  
  时至今日,母亲老了,忙着含饴弄孙,已无心也无力再包粽子,那种对粽子的期盼,包粽子的虔诚,吃粽子的沉迷,也已经久违了。商业化的今天,人们更多贪图买粽子的便利,少有人再大费周章地去包制。但每到端午,母亲粽子的香气,总飘过千山万水,弥漫在我的心间,唤起我对它的眷恋,对它的思念。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麦儿青麦儿黄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