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放鸭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3 19: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每年春,母亲都会到镇上捉二三十只小鸭饲养。待秋天来临,鸭儿一个个肥大壮硕,母亲便将鸭卖了,换回我和妹妹们的学费,有时还给家人添一件新衣,杀一只鸭给全家人解解馋。
  
  那时候,我读书并不太认真,更多的时候是逃了学去钓鱼摸虾。初中毕业时数学只考了12分,这样的成绩自然是什么学校也考不上。母亲知道后并没有过多地责怪我,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悄悄卖掉家里的鸭群,替我交了下一年的补习费。母亲没读过书,但她总希望我这个家中老大、长女将来能出人头地,哪怕是考取个中专,能弄一个铁饭碗端着,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母亲养鸭有两个目的:一是希望有一天我能考取学校,她就杀掉鸭,办几桌酒席,风光风光;二是如果我仍然名落孙山,她就卖掉鸭群,替我筹备下一年的生活、补习费用。我中考连续落榜了两次,母亲就连续两次都卖掉了准备办酒席的鸭群。虽然我不知道母亲卖鸭时的心里有多么的无奈,但我能想象得出母亲当时心里的忧伤。当第三年秋天里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乡邮员终于给我送来了一张令我和母亲都望眼欲穿的师范学校录取通知书时,我看到母亲的眼里盈满了晶莹的泪水。
  
  记得有一年,妹妹烧饭弄迟了些,鸭群回家时误入了邻居家的稻田,有几只鸭误食了刚喷过农药的稻子中了毒,妹妹见了吓得哇哇大哭。母亲闻讯赶回家劈头盖脸地就给妹妹一顿打,然后边流泪边用肥皂水给鸭灌肠,让鸭吐。折腾了好半天,还是死了两只。为此,母亲和妹妹都伤心了好多天。
  
  我考取中专前一年的夏天,在外地工作的大舅意外地来了,母亲十分高兴,当即和父亲商量杀一只鸭招待舅舅。可等兴高采烈的我和妹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抓回来一只肥鸭时,母亲却舍不得杀,犹豫再三,还是将鸭放了。还说大舅是她的亲弟弟,一家人,没必要客气,等我将来考取了中专,她一定亲自去接大舅来吃喜酒,让他坐第一桌的第一席。结果那天的饭桌上,一碗炒蛋就是惟一的荤菜。
  
  在我读书求学的时间里,是母亲养育的鸭群给了我物质上的支持和精神上的鼓励,使我得以坚持了下来。后来,我师范毕业分配到家乡的中学教书,有了一份很受人尊敬的工作和稳定的工资收入,已经不需要依靠母亲的鸭群才能维持生活了。但母亲依然是每年开春就养一群鸭,秋天再分送给已经成家立业的儿女们。养鸭已不是母亲生活惟一的经济来源,而是一种休闲和娱乐,一种对生活的热爱和希望!
  
  金    涛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伤痕 下一篇:感恩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