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9 20: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林 志 清
  
  那日,在那条路上,母亲兴高采烈地送走了找到工作的父亲。那日后的三天,在同一条路上,母亲满目凄然地送走了因出车祸去另一个世界的父亲。从此以后,每当黄昏时分,母亲总带着我们姐弟四人来到这人迹罕至的小路上。那时姐弟四人都还小,这小路便成了我们嬉戏的乐园:淡黄的野花,绿油的小草,宽阔的草地,以及小路上慢行的蜗牛,没有一样不深深地吸引着我们。而母亲却喜欢站在小路的最高处,眺望着远方,眼里充满了希望。那时我对母亲的眺望不甚理解。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这条路系着母亲的心。
  
  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日子。天阴沉沉的,把整个地都染得墨黑墨黑的。下了几天的雨还连绵不断地下着。就因这雨,本来阴影未散的家又笼罩了一层厚厚的幕帐。中午,本姓的一个婶娘来到我们家中,没有往日的和善,带着一副恼羞成怒的生面孔,冲着母亲就是一番吼叫,指手画脚,出言不逊。而母亲却陪着笑脸说:“他大婶,消消气,有话好说。”原来我家土坎上的石头被连天的雨水给冲翻了,倒在她家的土里,压坏了几株小麦。这等小事竟让她大动干戈,实在出人意料。我心里这样想着。可我哪里知道,这只是事情的开端,更让人窒息的事还在后面。
  
  这事后不久,大叔提着篮子来到我家,为婶娘的无礼向母亲道歉,篮子里捎上几个鸡蛋。只听大叔说:“他大婶,别为这小事生气,回头我训训她,这日子总得让你娘几个过吧。想当年,他大叔对我们家的好,我全家人永世不忘,这几个鸡蛋就煮给孩子们吃吧,看他们都成啥样了,瘦骨嶙峋的,得补补,别让他大叔放心不下。”一提起父亲,母亲又犯老毛病了,那不听使唤的眼泪又掉下来了。母亲平时总叫我们坚强些,眼泪别轻易掉给别人看。但我就是不懂,一提起父亲,母亲的眼泪总情不自禁,意气用事。后来我才知道“情到深处泪自流”。
  
  从那时起,我们全家就没安宁过。小朋友总是远远地躲着我们姐弟四个,那眼神总怪怪的。本姓的看见我娘总是指指点点,嘴里嘀咕着,而且还时不时听见有人在屋后骂“不要脸,偷野汉子”;时不时远远地看见婶娘对母亲指手画脚,骂着,训着;时不时听见母亲半夜哭泣的声音,甚至看见母亲望着父亲去的小路发呆。直到有一天,母亲安顿好我们姐弟四个,就拿着一个小瓶出去了。那一夜,母亲没有回来。我们姐弟也无法入睡,大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兆。除了小的打着鼾声以外,其余的都在床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母亲竟然站在门口,手里依然提着那个瓶子。她把我们姐弟几个拥入怀中,紧紧的,我偷偷地瞥了母亲一眼,发现她眼里噙满了泪水,却始终没有流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那夜去了那条小路,手里提的是药瓶。原来她准备弃我们到父亲那儿去。但后来听母亲自己说,当她站在那条小路上时,听见了父亲的声音。父亲告诉她,为了孩子,为了自己,为了父亲,一定要坚强,他永远相信母亲的人格。
  
  从那以后,母亲早出晚归,默默地劳作。终于,在母亲的精心操持下,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同时,母亲用她的朴实堵住了婶娘们的嘴。
  
  我感谢那条路,因为它救了我的母亲,而且还给我一个比以前更坚强的母亲。我感谢那条路,因为路的那头是父亲,这头是母亲,中间系着我们姐弟,他把我们全家人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食谱 下一篇:母爱如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