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 报的三春晖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血琥珀 时间:2014-08-06 14: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真的好想家,想妈妈温暖的怀抱,想那随叫随到的,浓的没有密度,甜的没有限度的亲情,遇到困难的时候想妈妈,害怕的时候想妈妈。每一次离家妈妈永远都会在车下,摸着眼泪,说别走,坐上离开的火车,永远都会接到妈妈哭着打电话,说她在收拾我在家穿的衣服,想我,让我回去。初中,一周回去一次,离别时,欢笑着互相拥抱,互相嘱咐,计划着下次回家的事情。高中,一个月回去一次,离别时,忧愁着,心里有些沉,有些呼吸困难,早早收拾好行囊,盼着妈妈去送我,每一次必须送,一个是必须送走,一个是必须被送,当离开时我和妈妈就是一条射线,她在原地,久久张望早已奔驰而去的客车,我由着车慢慢的和妈妈拉远距离,一个不动,一个动,但是同样的沉重,期盼一个归期。大学,半年回去一次,离别时,那份担心与牵挂满满的塞满内心,一千条一万件,说来说去,总是说着那么几件,坐上车了,霎时想起,还有这个没说,还有那个没提醒到,拿起电话,泪水确划满脸颊,闭上眼睛回忆着彼此的面貌,撕心裂肺的痛苦,走了,好久不能相见。工作了,一年回去一次,离别的气息早早的弥漫在两个人之间,谁也不说,但心里灌铅,面却带笑,依旧说说家常道道理短,悄悄的埋怨,时间啊,你跑的为什么这么快,日历一页一页被撕下,同样撕扯着两个人的心,时间啊,慢下来吧,让我们在说说知心话,在多烧一次火,多做一顿饭,时间没有因为我们的伤心停下脚步,离别的时候依旧来临,为了赶上一天一辆的火车,需要早早起来,妈妈像往常一样忙碌着早餐,不过这次是我的专属早餐,饭要好了,叫醒要坐一天火车的丫头,催促着快些快些,纠结的内心,说着违心的话,,一方面希望别走了,留下吧,吃苦受累妈养你,一方面,担心误了行程,孩子着急上火可不行。我匆匆忙忙的穿衣洗漱,紧赶着,一边吃着热汤面,一边看着家里的老挂钟,心里担心赶不上车,误了工作,这头还吃着,妈妈已经穿戴好出去打车了,不用说我急,不用说您去,心有灵犀,母爱使然。像赶集一样,混乱,大包小包的,妈妈抢着拿这个,掂一掂又拿起那个,妈妈没有吃菠菜,此时已经变得的比大力水手变身还厉害,候车室离里喧哗不已,吵的人心烦,声音大的刺耳,却也听不清谁在说什么,嗡嗡的,母女两个握着手看着不同的方向,没有看什么,也没有想什么,静静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时间慢慢移近离别的时刻,恍然意识到在不说就要在等一年,满腹的牵挂涌上心头,一件一桩,天凉多穿衣服,别不舍得吃东西,要换季了买几件好看的衣服,出门当心,年纪大了,注意安全,在外面和别人好好相处,别老是小孩子脾气,别老生气,注意身体,候车的人们纷纷涌向检票口,孩走了,妈妈把我推到她前头,一边推着我,一边拉着大箱子,拥挤,嘈杂,火车慢慢停下,人们按号上车,每个门前都挤满了人,推搡着,埋怨着,我的身后有双温暖有力的手掌。等着上了车,回头接箱子的时候,猛然发现,妈妈老了,发丝太凌乱了,想伸手拨一拨妈妈的发,已经被动的推到车厢里,我在人群中背着包,抬着箱子,蠕动着,一瞥望向窗外,妈妈跟我一个速度在窗外慢慢的走着,等找到座位,放下行李,看看窗外的妈妈,她的手掌上下挥动着,嘴里喊着,妈妈让我坐下。列车慢慢启动,妈妈依旧站在那,我挥手告别,列车驶离了车站,泪水如决堤的洪水,真想大声哭出来,在望向周遭忙活自己事的人们,硬生生的将眼泪咽回去。我知道,妈妈又会坐公交回去,告诉她打车,满口应着,却总是不照坐,有我在的时候,总是我在推脱,我的妈妈呀!泪水早已把枕巾湿透,漂泊在外,两颗心永远悬在一起,经常打着电话,话筒那头的人就没声音了,我知道,妈妈又哭了。
  
  记得上一年夏天我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工作,妈妈赞同我,从小到大妈妈永远都支持我的意见,这次依旧如此,不过总是隔几天幽幽的说,别走了,我养你得了,我说这学不白上了,白上就白上吧,只要咱娘两永远在一起,当时离离别还有好久,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我把这话当成开的一个小玩笑,殊不知,这里面有妈妈的无奈和不舍。要工作了,计划着买几件新衣服,别出去了,让人看不起,妈妈早就张罗着这些事,本来商定是我拿着钱到工作的地方买衣服的,可是在离开的前一个晚上,妈妈收拾着原来我自己买的衣服,突然改变注意,明天临上车前,要在家这边给我买一身衣服,看着我买的衣服太不像话,拗不过妈妈,只能第二天早早的起来,母女两将出行的东西堆到门口,就杀进商场里,我左挑挑,右选选,总没有两个人都满意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开始我们都故意忽略这个事实,但是真正要临近上车的时间了,就不得不面对,时间越来越紧张,妈妈变得越来越焦躁,她希望我带着几件好看的新衣服走,买衣服,可买可不买,这都不是很重要,但是那天妈妈变得很不淡定,催促着我试试这个,试试那个的,那么大的年纪,领着我逛了好几个商场,最终也没有买成一件合适的,我感觉的出来那天妈妈很失落,不是没有完成她的要求,而是没有给心爱的女儿买上一件衣服而懊恼,还一直埋怨自己为什么早些天没有想起这事。于这件事,等离开家的时候,我才后悔,为什么当时不买一件呢,满足妈妈的心愿,时至今日,我都后悔自己那天的行为,当然妈妈早已不提这件事了,现在打电话也会问问买衣服没,还会老生长谈的念叨,不要网上购那些,我都看不上,但是对于我这辈子,这件事都是难以挽回的遗憾!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爱情深 下一篇:回忆母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